• 体验“未来之城” 畅想“新区之光” 2019-01-10
  • 大观园举办“古琴雅集” 市民感受“古韵端午” 2018-12-31
  • 婆媳矛盾引家庭纠纷 司法调解续亲情促和谐 2018-12-20
  • 崔永元炮轰范冰冰主要是出于嫉妒——艺人要提高警惕以防被“名利”离间了(原创首发) 2018-11-27
  • 当前位置:青海11选五中奖规则 > 都市言情 > 金麟岂是池中物

    青海11选五加奖: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江山美人(上)

        第二百二十七章江山美人(上)

        10/16/2004-10/25/2004

        十个被留在家里的娇妻都是如狼似虎,一起去美国的那四个也不甘人后,星期六、星期天两天,侯龙涛就没穿过衣服,美人们倒是不断的变换着着装。

        四十个小时下来,只能用“销魂蚀骨”四个字来形容了,如果不是侯龙涛,换了任何一个人,真的就要魂销骨蚀了……

        薛诺在选星期一的课的时候,特意只选了下午的,到上午十一点才需要离开家。

        侯龙涛把心爱的小媳妇送到了地下停车场里,那里停着她的宝来,虽然就算她想开着法拉利上学都是毫无问题的,但对于一个女大学生来说,宝来已经足够了。

        薛诺挽着爱人的胳膊,样子甜蜜极了。

        侯龙涛一边走,一边低着头不停的“啄”着女孩的香唇,“我的小宝贝儿又长大了,不能再叫你美少女了,已经是大姑娘了?!?br />
        “不嘛,”薛诺在男人的肩膀上蹭着,像一只撒娇的小狗一样,“我就是你的美少女?!?br />
        “哼哼,我的小心肝儿?!?br />
        “再过几个月我就不是最小的了,你还会这么疼我吗?”

        “我一辈子都这么疼你?!?br />
        “我相信?!?br />
        “告诉我,学校里有没有人追求你?”

        “开始的时候有好多呢,搭讪的、送花儿的、写情书的,还有大晚上跑到我窗户底下谈吉他的呢?!?br />
        “真的假的?”

        “真的,还唱歌儿呢,你别说,唱的还挺好听的?!?br />
        “动心了?”

        “绝对没有?!毖ε低溲酵房醋拍腥瞬凰谋砬?,“嘻嘻”一笑,“吃醋了?”

        “嗯,不可以???”

        “当然可以了,可爱死了?!?br />
        “哼哼,小丫头。什么叫开始的时候好多?现在没有了?”

        “我跟小曦姐姐说过,小曦姐姐告诉清影姐姐了。几刚走没几天,清影姐姐她那天开着大摩托、带着十几个骑摩托的人到学校找我,那些人一个个都凶神恶煞的。从那以后,除了正常的交谈和学习上的事儿,男生都不敢理我?!?br />
        “哈哈哈,”侯龙涛这下可被逗坏了,“我的小白虎是好样儿的,回头得好好儿奖励她?!?br />
        “学校里都以为我是黑社会呢,保卫处的人还找我谈话,不过特别特别的客气,就好像是求我别闹事儿一样?!毖ε敌∽爨俚美细?,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车前,侯龙涛帮女孩拉开了车门,“小心开车,有事儿就往家打电话?!?br />
        薛诺并没有马上上车,过去紧紧的抱住了男人的脖子,“涛哥,有你在家真好?!?br />
        “在家真好?!?br />
        “你再也别走了,我想你,那滋味儿真的不好受,我好想你的?!?br />
        “我不走了,再也不走了?!?br />
        “真的?”薛诺抬起头来,湿润的大眼睛里充满了企盼。

        “真的?!?br />
        “你保证?”

        “我保证,我跟你拉钩儿,骗你是小狗儿?!焙盍斡眯∧粗腹醋×伺⒌男≈浮?br />
        ************

        明处、暗处的?;旧隙家丫?,无论是东星集团还是分立的东星娱乐公司的运作都已经步入了正轨。

        侯龙涛度过了自打他从美国学成归来之后最轻松的一个星期,每天工作四小时,剩下的时间不是跟哥几个、老婆们一起娱乐,就是在家大享齐人之福,真是悠哉游哉……

        又是星期一了,侯龙涛来到了自己在东方广场的巨大办公室,刚刚坐定,茹嫣就通知他古全智来访了。

        侯龙涛亲自过去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古叔叔,来来来,还通报什么???

        推门儿就进呗?!?br />
        “呵呵呵,那怎么行,”古全智进入了办公室,“这可是在上市公司主席的办公室,嘿,够气派的?!崩虾曛缸徘缴瞎易诺囊环蝗硕喔叩纳己鸵环突⑾律酵?。

        “哦,对了,您这是第一次到我这儿来,就是几个哥们儿送的?!?br />
        “最近怎么样?有一段儿时间没跟你联系了?!惫湃前咽职旁诖笮醋痔ㄉ?,坐了下来。

        “您抽烟。挺好,没什么事儿需要我太操心?!焙盍巫约阂驳闵涎?,他有种感觉,自己的安生日子要告一段落了。

        “一个多星期了,歇够了吗?”

        侯龙涛把眼镜摘下来,闭着眼睛在鼻梁上捏了捏,“您说吧?!?br />
        “许如云怀孕了?”

        “三哥说的?”

        “嗯?!?br />
        “怀了,三个月了?!?br />
        “你打算怎么处理?”

        “处理?”侯龙涛奇怪的看着古全智,“什么叫处理?当然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了?!?br />
        “你要在出生证明上签字吗?”

        “当然了,”侯龙涛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孩子是我的?!?br />
        “我不是这个意思,十四个女人跟你有公开的关系,虽然我不肯定,但我估计你还有没公开的关系,这么多的女人,我是问你打算怎么处理跟她们的关系,不单指许如云一个人?!?br />
        “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话题?!?br />
        “不是突然说起,是已经到了不能再回避的时候?!?br />
        “justforonce,please,咱们开门见山的说话,行吗?”侯龙涛突然发觉,经过上一个星期的休养,自己的心境好像发生了一点变化,对于古全智的说话方式不再像以前那样感冒了。

        “好,一切都有一个开始的地方,下一届北京市人大换届选举的时候,应该有一份儿?!?br />
        “ok?”

        “男女关系是政治生命的最大杀手,你可以有无数的情妇,只要保密工作做得好。但中国是一夫一妻制,如果你要结婚的话,你也许要结婚,我的意思是张玉倩或者冯云,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冯云,够开门见山了吗?”古全智盯着对面的小伙子,明显是现在就要他给答复。

        自从上次曲艳提起婚姻的问题,侯龙涛就不止一次的认真思考过,他觉得娶哪一个都是自己的福气,但娶哪一个都对其余的人不公平,他从来没有想出过一个答案来,又自我安慰说,事情还没到必须解决的地步,可现在看来是到了必须要有所决定的时候了。

        古全智看对方半天都没有反应,略微有点失望的摇了摇头,“你需要多长时间?他们不会无限期的等你的?!?br />
        “谁们?”

        “他们?!惫湃窍蛏献俗壑?。

        “明天吧?!?br />
        “好,我并不是给你施加压力,所有的决定都要建立在你自愿的基础上?!?br />
        古全智站了起来。

        侯龙涛起身送了客,回到办公桌后,坐进转椅里,转身望着窗外,他这一坐就是整整一天,连午饭也没吃,也没跟茹嫣一起回家。

        “四哥,你干嘛呢?”文龙推开门,把脑袋从门缝钻了进来。

        “嗯?”侯龙涛回过神来,“你今天不是说不来的吗?”

        “给你送饭啊?!蔽牧倨鹗掷锏牧礁雎蟮崩偷拇笸饴舸?。

        “几点了?”侯龙涛看了眼表,快七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茹嫣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来看看你,她说古叔叔上午找过你,然后你就有点不对劲了,她说怕是咱们男人间的事儿,就没冒冒失失的问你,不过又担心你,我这不就来了,我劳累命啊?!?br />
        “肏,对,您老最苦了。出去吃吧?!?br />
        两个小伙子出了大厦,在台阶上坐了下来,边抽烟边大嚼起美国配方制作的垃圾食品,秋天的傍晚是很适合室外活动的。

        “古叔叔找你干嘛???”文龙往嘴里塞了好几根薯条。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焙盍梧芰艘豢诳衫?。

        “讲吧?!?br />
        “在一个小城里,有一对非常相爱的年轻的恋人,每次两个人一起吃饭,如果有鱼的话,那个男的的第一筷子肯定是去把鱼眼睛夹出来放进女人的碗里。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喜欢吃鱼眼睛……”

        “就没人吃鱼眼睛的?!?br />
        “大部分人都不吃,但她坚持了很长时间不说什么,后来实在是忍不了了,就问她男朋友,为什么要把鱼眼睛给她吃。男的说了,从小最疼他的人就是他奶奶,每次吃鱼的时候,他奶奶就会把鱼眼睛给他,说能补脑明目。他就在潜意识里形成了一个观念,你要是特别疼一个人,就把鱼眼睛给他?!?br />
        “嗯,ok,这个故事什么意思?”

        “还他妈没完呢。他们的收入算都不算多,但很稳定,生活得很平淡,可是那个女人很有雄心壮志,她不甘心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她想出去闯荡。那个男的却很满足于现状,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爱人会那么的不知足。男人不愿意、也不能放弃他在他所生长的地方所拥有的一切,女人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梦想。两个人虽然相爱,但在这点上达不成共识,最终分手了。男人继续他在小城里平淡安宁的生活,女人去了远方的大城市?!?br />
        文龙把一颗烟塞进了侯龙涛嘴里,“你丫真他妈是个娘们儿,连这种故事也能讲得出来?!?br />
        “滚。一转眼,十年过去了,那个女人成了成功的商人,她的企业在国内可以成为行业龙头,她终于可以衣锦还乡了。那个男人请她到家里吃饭,做了一条大鲤鱼。女人看着鱼,突然想起了鱼眼睛,这些年来她不知道参加了多少宴会、酒席,不知道吃了多少条鱼,但却从来也没有人给她夹鱼眼睛。男人夹了一块鱼身上嘴滑最嫩的肉放进女人的碗里,然后把鱼眼睛夹给了自己的妻子?!?br />
        “肏,有媳妇儿了?跟你丫一个操行,想她妈通吃啊?!?br />
        “你丫闭嘴吧?!焙盍瓮屏宋牧话?,“那个女人一下儿就放声痛哭了起来,她知道今后也不会再有人给自己夹鱼眼睛了。她一瞬间明白了,自己赢了全世界,却失去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br />
        “完了?”

        “完了?!?br />
        “这种故事你丫也编得出来?”

        “不是我编的,是从《读者》上看的,大致就是那么个意思,有些细节记不清了?!?br />
        “这跟古叔叔找你有什么关系?”

        “他想让我参选下一届的北京市人大代表?!?br />
        “哦,”文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你怎么决定的?”

        “世界不过如此,如果我想拥有它,我就可以拥有它,我知道我有那样的能力,有那样的机会?!焙盍握玖似鹄?,转身望着被夕阳照得金碧辉煌的东方广场,一阵秋风吹过,天上的云团翻滚,正是下班时间,熙熙攘攘的白领们从他的身边经过……

        第二百二十七章完

        (另:下面是我设想的第一种大结局,第二种大结局还没到时候。)

        在洛杉矶一幢二层小楼二楼的一间小卧室里,侯龙涛坐在电脑前,望着屏幕里的word文档发呆,实在是很难给自己殚精竭虑创作了四年多的小说一个精彩绝伦的结尾。

        “咚咚”,有人敲了敲半掩着的房门。

        “请进?!?br />
        一个长的还算不错的中国少妇进了屋里,她穿着一件短袖衫、一条黑色的短裙,还有一件连身的白色围裙,“别闷在屋里了,下去吧,马上就要吃饭了?!?br />
        “哦,知道了,吴老他们回来了?”

        “快了,刚才打电话回来了,高速上堵车,不过一会儿也就回来了?!?br />
        “我就说吧,今天晚上是长周末结束,车肯定多,要回来就早点儿?!?br />
        “对对,你聪明?!?br />
        “诶……”侯龙涛突然想起了什么,“吴老他们带着你那俩孩子去迪斯尼乐园了,那家里岂不是一直就只有咱们两个人?”

        “是啊,你这才琢磨过来???”少妇很淫媚的一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傻还是聪明?!?br />
        “玩儿我?”侯龙涛把大裤衩退到了小腿上。

        “别胡闹了?!鄙俑咀砭鸵鑫?。

        “你上哪儿去???”侯龙涛窜了起来,从后面抱住了女人,双手抓在了她的胸口处。

        “别闹?!?br />
        “我没闹啊?!焙盍翁诔鲆恢皇掷?,把女人短裙的后摆掀了起来,把她的内裤拉到了圆鼓鼓的屁股蛋下面。

        “唉呀,你别闹了?!鄙俑痉鲎×诵醋痔ǖ谋咴?,皱起柳眉抱怨着,但修长的双腿却分开到了适合男人进入的宽度。

        侯龙涛把女人的短袖衫从短裙里揪了出来,左手从下摆伸了进去,抓住了一颗柔软的nǎi子,又捏又揉,右手托住她小馒头一样的yin户,用手掌用力搓动。

        “真的,别闹了?!?br />
        “别闹了?”侯龙涛把右手举到了女人的面前,上面有一滩透明的体液。

        “这……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不代表我不想让你住手?!?br />
        “住手?你住嘴吧?!焙盍挝孀×伺说男∽?,左手掏出了硬梆梆的肉棍子,一挺屁股,插进了她的穴眼里。

        “啊啊啊……”少妇欢愉的呻吟了起来,再也没有半点要拒绝的意思。

        侯龙涛掐着女人的腰,就这么站着肏她。

        少妇不时的回过头来跟小伙子接着吻,用肥大的屁股往他的下体上拱撞,使大ji巴进入的更深。

        侯龙涛埋头苦干着,双手攥着女人的乳房,一个劲的向前猛烈的撞击,享受yin道对自己的包裹,“我……我要射在你bi里?!?br />
        “啊……啊……不可以……不可以……啊……今天不……不安全……啊……

        啊……”少妇被吓得浑身一抖,连子宫都痉挛起来了。

        “那就射在你嘴里?!?br />
        “啊……啊……”

        “快回答,快?!?br />
        “好……好……嘴里……射在我嘴里……啊……啊……”

        侯龙涛猛的把老二从女人水汪汪红艳肉穴里拔了出来,左手在她的肩膀上一按。

        少妇转过身来,靠着写字台蹲了下去,张开了小嘴巴。

        侯龙涛本想把膨胀到极点的ji巴塞进女人的嘴里再射的,但刚举到她面前的时候就忍不住了,狂喷而出。

        “??!”少妇惊叫了一声,想要躲避,但头已被男人的大手按住了,扭动不得,只得任由大量的白浊jing液喷洒在自己脸上。

        “哦……”侯龙涛等最后一滴浓精都射了出来,才把半硬不软老二送进她的嘴里,“爱琳姐,弄干净点儿?!?br />
        “嗯……”少妇用口舌把精心的清理起yáng具。

        “妈咪?!?br />
        “妈咪?!?br />
        楼下突然传来了小女孩的叫声。

        两个刚刚苟且完的男女都是一惊。

        少妇紧张的站了起来,整理着衣服?!芭率裁??”侯龙涛恶作剧般的把女人的小内裤脱到了她的脚踝处。

        “你真是……你真是……”少妇只得把脚从内裤里迈了出来,从纸盒里抓了几张面巾,边擦着脸上的jing液边向楼下迎了下去。

        “嘿嘿嘿?!焙盍我ψ磐溲衿鸬厣系哪诳?,揣进了兜里,想等一会在饭桌下面还给女人,看她到时候是什么表情。

        侯龙涛回到写字台前,想要把一直开着的word文档关上,眼角的余光瞟到了桌上放着那张自己前天买的彩票。

        “哟,都忘了对了。ok,let‘ssee?!焙盍巫匝宰杂锏拇蚩思又萘喜实墓俜酵?,“whatthe……”

        侯龙涛面对的网页上是昨天开奖的结果,三千六百万美元的奖金,全加州只卖出了一张头奖彩票,他的视线反反复复在屏幕和桌上的那张纸片之间移动,还找出纸笔来一遍又一遍的写着那组数字。

        “砰”,侯龙涛用脑门在桌面上砸了一下,然后闭着眼睛静坐了好几分钟,他又站了起来,把自己的那张奖券放进了钱包里,“爱琳姐,你上来一趟?!?br />
        没有回音。

        “爱琳姐!”侯龙涛来到了走廊里,冲着楼下撤着嗓门就吼,“你上来一下儿!”

        “下来吃饭啊?!鄙俑镜纳舸映坷锎顺隼戳?。

        “你上来一下儿?!?br />
        “干什么???”少妇走了出来,她已经把围裙脱了。

        “你上来一下儿?!焙盍握辛苏惺?。

        “怎么了?”少妇皱着眉朝楼上走了。

        侯龙涛先进了屋,隐身在门边,等女人一进屋,立刻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腰,一脚把门踢关上了。

        “你干什么???”少妇轻微的扭动着身体。

        “当然是干你了?!焙盍伟雅说乃盘崂肓说孛?,将她脸朝下的压在床上,撩起了她的裙子,里面本来就是真空的,xiāo穴还是水汪汪的呢,毫不费力的就再次插入了。

        “啊啊啊……你……你……你……啊啊……你发什么……发什么疯啊……啊啊……好有力……”

        侯龙涛把女人的内裤从兜里掏了出来,塞进了她嘴里,“老老实实的挨肏,别废话?!?br />
        “嗯嗯嗯嗯……”少妇对于男人的态度有所不满,但被奸得实在是爽,也顾不得别的了。

        侯龙涛真是牟足了劲的干,抽插的越来越猛烈,“我要见你老公?!?br />
        “嗯嗯……”少妇把自己的内裤从嘴里拉了出来,“什么?啊……啊……”

        “我要见你老公?!?br />
        “干……干什么……啊……嗯……啊……”

        “放心吧,不是关于咱们的事儿?!焙盍斡衷谂送磺痰钠ü缮虾葑擦肆较隆?br />
        侯龙涛是公派回国,所以iic给他买的是公务舱的机票,美国公司是不允许员工升级公司购买的机票的,他只好又单买了一张头等舱的机票。

        其实,侯龙涛并非一个浪费的人,花钱更不是大手大脚,但他还是买了这张票,他自己都有点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侯龙涛在靠窗户的椅子上坐了一会,一个染金发的中国女孩坐在了他身边。

        女孩的脸蛋很娇美,穿着一件短背心,小巧的肚脐眼露在外面,乳房不是很大,但却很挺拔,在衣内挤出一条不深不浅的乳沟,下身穿着一条很短的小白裙子,短到几乎连内裤都快露出来了,两条修长白嫩的玉腿裸露着,一双高跟凉鞋很可爱。

        “张玉倩?”侯龙涛不很肯定的问了一句。

        “你是……?”女孩扭回头来,惊讶的望着男人,“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咱们认识吗?”

        侯龙涛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苦笑……

        「大结局一完」

        第二百二十八章江山美人(下)10/25/2004-1/10/2005

        古全智背着手站在窗前,秋雨打在玻璃上,外面的一切都很模糊,“你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焙盍蔚鹱叛套诎旃ぷ赖亩悦?。

        “你可要想清楚啊,”古全智难衍自己的失望之情,“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以后再想改变主意可就来不及了?!?br />
        “我意已决?!?br />
        “实在是太可惜了,你的客观条件这么好,你自己又有能力,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的,前途不可限量啊。就真的这么放弃了?”

        “我三哥一样可以担重任的,”侯龙涛的表情倒是很悠闲,“有您的提携和调教,他的成就不会比我小的?!?br />
        “南南没有你这么好的条件,不过既然你这么决定了,我也不会强人所难的?!?br />
        侯龙涛把烟在烟缸里捻灭了,“您早就知道我的决定会是什么了吧?”

        “南南跟我说过,你大概是个温莎公爵?!?br />
        “我昨晚跟如云谈过?!?br />
        “呵呵呵?!惫湃切α似鹄?,“许总是怎么说的?”

        “您并非真的想把江山给我,而是在逼我选美人?!?br />
        “哈哈哈,何出此言???”

        “对于政治来讲,我的背景有点儿过于复杂了,而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来的关系网使我更适合保持一个民间的身份,”侯龙涛一摊双臂,耸了耸肩,“不过相信您对这些一清二楚?!?br />
        “就算我知道好了?!?br />
        “我三哥肯定跟您说过,我是个‘胸无大志’的人,一天到晚就只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儿。你跟我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也一定能看出我这个‘缺点’??赡故遣环判?,您怕我的野心随着我资产和实力的增长而增长,最终会想要强行进入政界。到了那时候,我的野心大概已经膨胀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再想劝我就难了,八成儿是劝不住的,那就只剩下cuttingloss一条路了,但我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啊,被我咬上两口也不会好受的,那岂不是成了养虎为患了?!?br />
        “呵呵呵呵?!惫湃堑屯沸ψ?,对对方的推测不置可否。

        “您太会做人了,就算我现在还处于一个可以劝解的阶段,您也不会直接告诉我我不适合从政,您要我自己给自己把门关上?!?br />
        “是你自己这么认为???还是许小姐这么认为???”

        “嘿嘿嘿?!闭饣芈值胶盍尾换卮鹆?。

        “嗯,你知道我这样做并没有恶意吧?”

        “接您的班儿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br />
        “很好,很好?!惫湃堑懔说阃?,“现在就有一件事儿要你做,本来是应该由我来做的,但我觉得你做更合适,做的漂亮,那就是你的资本,资本是要慢慢积累的?!?br />
        “您说?!?br />
        “你听说过乍得吗?”

        “您也太小看我了,好歹我也是在国内长大的,就算在美国待了几年,也不会变得像美国人一样无知的?!?br />
        “好,最近听到什么关于乍得的新闻了吗?”

        侯龙涛拼命在自己的记忆搜索着,谁会留意那么一个非洲小国的事情啊,“啊…嗯…好像…好像,政变吧?”

        “出乎意料,你居然知道?!?br />
        “猜的,那些非洲国家除了种族大屠杀就是政变,还能有什么新闻???”侯龙涛都觉得自己的脑子真是挺好使的。

        “一个月以前,卡尔扎伊将军领导的叛军政变成功,枪杀了总统,成立了新的军政府?!?br />
        “ok?!焙盍尾幻魉缘牡懔说阃?。

        “乍得的前政府是亲美的,而卡尔扎伊将军却是个坚定的反美主义者,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美国政府对他的新政权使用极端手段?!?br />
        “哦…”侯龙涛有点似懂非懂,“别告诉我咱们因为一个黑鬼独裁要跟老美开战?!?br />
        “乍得是台湾的‘邦交国’?!?br />
        “isee?!焙盍握饣厥钦婷靼琢?,“第一,咱们是不会使用金元外交的;第二,咱们是不会明刀明枪的跟美国佬儿磕的?!?br />
        “因为乍得政府要在全国普及尾气净化器,东星要去乍得投资建厂,东星的董事会主席在前往考察时,被纯朴的当地人民的盛情款待所感动,决定帮助他们兴建基础设施,公路、医院、学校一类的,以个人名义?!?br />
        “大概需要多少投资?”

        古全智举起了一根手指。

        “建厂撑死了用五百万,就是说我自己得掏九千五,”侯龙涛叼上根烟,“没问题,钱是最没用的东西?!?br />
        “别着急,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去做这件事儿,对你也是有很大的好处的?!?br />
        “我知道?!?br />
        “你不知道,至少不全知道?!?br />
        “什么意思?”

        “为了表彰和回报中国朋友的慷慨和友谊,乍得政府会授予你用与公民的称号,你将享有一切乍得公民所享有的权力。乍得全国有二百多个部族,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信奉一夫多妻制的,所以在乍得,一夫多妻是男性公民的权力,只要你能养得起,一百个老婆也无所谓?!?br />
        “我的中国国籍…”

        “你可以做世界上唯一一个有双重国籍的中国公民,如果没有人有异议,你就一直做你的两国人,如果人有异议,你再放弃乍得国籍?!?br />
        “如果我放弃乍得国籍,那我婚姻的合法性不会受影响吗?”

        “没有人提出质疑,那就是合法的,且不说没有人会成心跟你过不去,就算真有人提出质疑,因为你的婚姻在成为事实时,是具有其合法性的,现行法律在这方面有空白,哪怕是最终要有个司法解释,那司法解释也是由人做出的,明白吗?”

        侯龙涛微微一笑,能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们一个合法的婚礼,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什么时候动身?”

        “真的要你过去,大概要等到明年年初,一月中旬左右吧?!?br />
        “那样最好,那时候小曦和诺诺正好儿都放假,不过,她们好几个都没到合法婚龄呢?!?br />
        “合法?合哪个国家的法?在乍得,十六岁就是合法的婚龄?!?br />
        “啪啪”,侯龙涛拍了拍手,“就这么招吧,一切都由您来安排,我等信儿就是了?!?br />
        “别急走,还有一件事儿呢,”古全智示意年轻人稍安勿躁,“你给竹联帮的人打个电话?!?br />
        “干什么?”

        “给他们增加点儿政治色彩?!惫湃侵噶酥复巴馕道兜奶炜铡?br />
        侯龙涛走出了长青藤集团总部所在的大厦,今天是秋高气爽。

        一辆奔驰s600停在了男人的面前,茹嫣从后面钻了出来,后座上还坐着司徒清影,前面是星月姐妹。

        侯龙涛钻进了车里,一把揽住司徒清影的脖子,叼住她的香口嘬了起来。

        茹嫣跟着上了车,被男人搂住了肩膀。

        侯龙涛轻轻把长腿美女的螓首按向了自己的跨间。

        茹嫣乖巧的解开了男人的裤子,掏出龙精虎猛的大老二,开始用粉红色的滑嫩舌头在上面缓缓的舔吻。

        “你讨厌啊,”司徒清影在男人的肩头上捶了一下,“还给我?!?br />
        “哈哈哈,抠门儿?!焙盍涡ψ虐芽谙闾峭禄亓伺⒌男∽炖?。

        “心情这么好?”智姬从后视镜里看着男人,“被古叔叔找去谈话,出来还能如此的轻松,这是第一次吧?”

        “哈哈哈,小媳妇儿,我从来没这么开心过?!焙盍紊焓衷谥羌У牧车吧瞎瘟艘幌?,他怎么压制不住自己想笑的欲望…

        “什么???乍得!非洲!”薛诺一听爱人又要长时间的出远门,立马就不干了,隔着餐桌就冲他“吼”了起来,“你答应过我再也不走了的!你答应过我再也不离开我们的!”

        “你听我说?!?br />
        “不听!我什么也不要听!”薛诺把餐巾往桌上狠狠一摔,转身就往餐厅外跑去,大眼睛里已经湿湿的了。

        “呵呵,”玉倩捅了捅月玲,“这小丫头真行,眼泪比我来的还快呢?!?br />
        “切,诺诺那是真哭,你是做秀的成分多?!?br />
        “胡说?!庇褓辉谠铝岬耐壬掀艘话?。

        侯龙涛留下一群打打闹闹的娇妻,来到了薛诺的卧室外面,轻轻敲了敲关着的房门,“诺诺,诺诺,开门?!?br />
        半天没有人回答。

        侯龙涛一拧门把手,根本就没锁,他进了屋,只见女孩正趴在床上轻声抽泣呢。

        薛诺知道男人进来了,一翻身坐了起来,委委屈屈的望着他,“你答应过我的?!?br />
        “你都没给我机会解释?!焙盍喂プ诹嗣郎倥肀?,拉住她一只闻热的小手,“不想听我说???”

        “不想,”薛诺把身子扭向了另一边,但手却翻过来跟爱人握在了一起,“有什么好说的,你跟我拉过钩儿的,骗人?!?br />
        “真的不听我说???”

        “不听?!?br />
        “那我只好只带她们去了,把你一个人留在北京?!?br />
        “什么?”薛诺一下又把身子转回来了,“什么意思?”

        “明年一月份才去呢,你正好儿放假,本来说是要带你一起去的,既然你不想听,那就算了?!焙盍嗡底啪妥鍪埔酒鹄?。

        “嗯嗯,嗯嗯,”薛诺双手拉着男人的手,“跟我说吧?!?br />
        “小傻瓜,”侯龙涛又把屁股落回了床上,翻身将美少女压在了身下,吻着她花瓣般的脸蛋,“我都已经告诉你,等你和小曦放了假,我带你们所有人一起去乍得遛跶一圈儿,我顺道儿在那儿般点儿公事儿?!?br />
        薛诺噘着小嘴,玩着男人的领子,脸上甜蜜的笑容是那么的美妙,“涛哥,对不起啊?!?br />
        “哼哼,你啊,”侯龙涛咬着女孩的耳朵,“越来越像玉倩了,说哭就哭,说笑就笑,也快变成小妖精了?!?br />
        “什么呀,人家伤心当然哭了,开心当然笑了?!毖ε稻醭瞿腥说纳嗤纷杲俗约旱亩桌?,身上开始一阵阵的发冷,“涛哥…老公…爸爸…啊…”

        侯龙涛的双手伸进了女孩回家后才换上的小裙子里,爱抚着她光滑的大腿,“我的小宝贝儿,要做我的新娘吗?”

        “要…要…我要做你的新娘…涛哥…”薛诺抱着男人的脖子,陶醉在与爱人的耳鬓厮磨中,她并没有完全理解对方的话,只把它当成是调情时的甜言蜜语。

        侯龙涛熟练的褪下了女孩的三角裤,把她的双腿打开,隔着自己的裤子,用硬梆梆的yin茎在她的私处磨擦,“我的小媳妇儿?!?br />
        “嗯…”薛诺紧闭着双眸,难耐的扭动着柔软的身体,双腿不停的绷直再放松,再绷直,再放松,“涛哥…啊…人家想你…啊…”

        “想我?想我怎么样?”侯龙涛用手指拨着美少女湿热的yin唇。

        “嗯嗯…”薛诺缩紧了圆圆的屁股,“你…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笨?!焙盍斡沂值闹兄讣方嗣郎倥男∑ㄑ劾?,食指则插入了又滑又腻的yin道里,在她的两个小rou洞里一起抠挖。

        “你…你欺负人…”薛诺伸手在男人的下身摸索着,终于把拉链拉开了,捉住了四处乱窜的“大蛇”,把它往自己水汪汪的xiāo穴里送。

        侯龙涛觉得gui头一紧,马上一沉屁股,紧硬的杨具撑开了美少女狭窄的yin道,尽根全入。

        “啊…”薛诺只觉自己的子宫都被顶得错了位,舒爽的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侯龙涛并没有在美少女的xiāo穴里抽插,而是借着床垫的弹性和自身的重量,在她的身体深处研磨。

        “啊…啊…啊…”薛诺被磨的直翻白眼,小嘴都合不上了,急促的呻吟着。

        有人在外面轻轻敲了敲门,“龙涛,诺诺?!?br />
        “啊…是妈妈…”

        “来的正好儿?!焙盍伟衙郎倥男—shirt推到了她的脖子下面,露出鲜艳的乳罩和雪白的胸脯,“进来?!?br />
        “呀!”何莉萍一进屋就看到强壮的爱人正把娇美的女儿压在身下,双手揉着她日益丰满的酥乳,巨大的rou棒严丝合缝的镶在她红嫩嫩的yin户里,虽然相同的场景已经看过不下百次了,但还是一阵脸红,“你们真是的,还以为你们是在吵架呢?!?br />
        侯龙涛冲美妇人勾了勾手指。

        “还是不要了,大家都在等你们呢?!?br />
        “也好,”侯龙涛抱着薛诺下了床,“咱们就这么下去,把你放在餐桌上,让大家看看你的媚样,好不好?”

        “嗯…嗯…好…”薛诺根本不知道男人说的是什么,她已经被高氵朝冲昏了头脑…

        侯龙涛坐在大阳台上,边抽烟边和着如云冲的香浓咖啡,他拿起了《北京晨报》,翻到港台版,“发现”了一条有趣的新闻。

        昨天泛绿阵营的“群众”同时在台湾的几个主要城市举行集会,声援“台独”党派,期间有几百名黑社会成员前往闹事,打伤了几十名集会“群众”,伤者中包括老人和妇女。

        侯龙涛抿了一口咖啡,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东星的厂址并不是在乍得首都附近,而是在一座滨湖的中等规模城市,气候和景色都是挺不错的。

        虽然建厂的工人都是从乍得当地雇用的,但东星还是派了二百五十多名中方技术人员过去,其中二百人直接进驻了总统府,三十人在驻守侯龙涛在湖滨城的大别墅,只有剩下的二十几个真正的参与建厂。

        侯龙涛率领的东星代表团也很庞大,除他自己,还有十四位美娇娘,六位大股东,大股东的老婆、女朋友,常务总经理司徒志远和他的日本新娘?;ㄓ褡?,另外还有五十多名女职员和十几名男职员,他们是乘包机抵达乍得的…

        “该起床了?!焙盍未由砗蟊ё∮褓谎┌椎某嗦憬壳?,在她嫩嫩的肩膀上轻轻的亲吻。

        “不嘛…”玉倩翻过身来,依偎在男人的胸前,用脸颊磨擦着他,“再抱我一会儿?!?br />
        侯龙涛紧拥着女孩,右胳膊伸到后面,偷偷的拉开抽屉。

        “你干什么呢?”玉倩伸手拔拉着男人的肩膀,“抱我啊?!?br />
        “你要这个吗?”侯龙涛吻着女孩的秀发,把手放到了她的面前,掌心上托着一枚钻戒。

        “什么意思?”玉倩的双眼一下就不再惺忪了,发射出晶莹的光彩,她稍稍的离开了男人的身体,脸上有企盼也有迷惘。

        “这是一个允许一夫多妻的国家?!?br />
        “我明白了?!庇褓缓蔚却嫌?,立刻就想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倩妹妹,”侯龙涛托住女孩的下巴,把她低下去的螓首又抬了起来,凝视着她的双眸,“你是第一个?!?br />
        “我是第一个?”玉倩明显的兴奋起来了。

        “做我的妻子?!焙盍沃烙褓皇艿奈畲?,至少她自己一定会这么认为的…

        薛诺坐在梳妆台前,歪着头,把一只精制的耳坠戴上了。

        侯龙涛走过去,爱惜的抚摸着女孩的乌发,从镜子里望着她秀美的面庞。

        “看什么呢?”薛诺冲着爱人露出了娇艳的笑脸。

        “你真的长大了,两年半以前,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只是个青青涩涩的美人坯子呢,再看看你现在,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br />
        “你更喜欢那时的我?”薛诺向后靠在男人的小腹上。

        “我喜欢任何时候的你,两年半以前的你,一年以前的你,现在的,明年的,十年后的你,二十年后的你,一百年后的你?!焙盍斡米笫职雅⒌难劬ξ孀×?。

        “涛哥…”薛诺把男人的拉开了,本想起身拥抱他的,却突然愣住了,他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

        侯龙涛推开了一间卧室的门。

        茹嫣正站在床边,往那双举世无双的修长美腿上套着丝光的裤袜,她看到男人走进来,提好裤袜迎了上去。

        侯龙涛贴住了女人,低头吮了吮她的香唇,掏出一个首饰合,打开露出里面的钻戒。

        茹嫣看了一眼戒指,把额头枕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侯龙涛拉起美人的左手,那戒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两个人一句对话都没有…

        月玲趴在大床上,翻看着一本时装杂志,她穿着一条短小的绒裤,半个圆嘟嘟的屁股蛋都露在外面。

        侯龙涛进了屋,坐到了女人身边,拍了拍她的翘臀,“别看了?!?br />
        “干什么?”

        “别看了?!焙盍瓮湎卵?,嘬住了美人屁股上的嫩肉,用力的一吮。

        “唉哟!”月玲痛叫了一声,扭身在男人身上打了一下,“讨厌,干什么???”

        侯龙涛掏出了一副扑克,“陪我打会儿牌?!?br />
        “打牌?”月玲奇怪的望着男人,这种要求可不常见,“文龙他们呢?不陪你玩儿?”

        “我要你陪我玩儿?!?br />
        “切?!痹铝岷孟衩靼琢四腥说囊馑?,妩媚的一笑,转过身来趴在男人的胯间,边抬眼望着他,边在他的裤子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开始解他的拉链。

        “我不是这个意思,”侯龙涛把美人抱了起来,“是真的要你跟我打牌?!?br />
        “???”

        侯龙涛把美女抱在怀里,“我要你跟我敲三家儿,还记得用什么做赌注吗?”

        “记得,永远不会忘的?!痹铝嵊昧程×四腥说男乜?。

        侯龙涛托起女人的下巴,和她缠绵的接着吻,手上把牌分成了六摞。

        月玲靠在男人的怀里,手里的牌都被看光了,但她根本不在乎,那根不断在她两个耳孔里轮流搅动的舌头已经让她意乱情迷了。

        侯龙涛很快就赢了第一把,“你知道我爱你的吗?”

        “嗯?!?br />
        侯龙涛很快又赢了第二把,“愿意做我的妻子吗?”他的手上多了一枚钻戒…

        如云还运已经有五个多月了,原来的蜂腰已经成了一个小水桶,但这不仅丝毫不影响她雍容华贵的高雅气质,发而为她增添了一分母性的美感。

        美妇人坐在阳台上,享受着仍很温暖的阳光,她则在阅读一本英文侦探小说,时不时的抬眼看看在远处蔚蓝的湖水中嬉戏的姐妹们,她轻轻的出了口气,自己实在是太久没过过这样安逸的生活了,放松一下真是有益身心。

        侯龙涛上了阳台,走到女人身边,弯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又在她小腹上亲了亲,然后在小桌另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儿了?”

        “嗯?什么事儿?”如云把书放下了。

        “已经过来三个多月了?!?br />
        如云会心的一笑,“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何必还要念念不忘呢?”

        “我只想知道我是不是让你满意?!?br />
        “呵呵,你不过是想听表扬罢了,我是不是满意,你早就知道了,我也不只一次的说过?!?br />
        “哼哼哼,我能向你坦白一件事儿吗?”侯龙涛伸手握住了美人放在桌子上的玉手。

        “你又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如云笑望着心爱的小男人,她对于对方想说什么已经有所感觉了
    Back to Top
  • 体验“未来之城” 畅想“新区之光” 2019-01-10
  • 大观园举办“古琴雅集” 市民感受“古韵端午” 2018-12-31
  • 婆媳矛盾引家庭纠纷 司法调解续亲情促和谐 2018-12-20
  • 崔永元炮轰范冰冰主要是出于嫉妒——艺人要提高警惕以防被“名利”离间了(原创首发)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