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体验“未来之城” 畅想“新区之光” 2019-01-10
  • 大观园举办“古琴雅集” 市民感受“古韵端午” 2018-12-31
  • 婆媳矛盾引家庭纠纷 司法调解续亲情促和谐 2018-12-20
  • 崔永元炮轰范冰冰主要是出于嫉妒——艺人要提高警惕以防被“名利”离间了(原创首发) 2018-11-27
  • 当前位置:青海11选五中奖规则 > 都市言情 > 金麟岂是池中物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正文 第二白一十八章生死之交

        第二白一十八章生死之交

        人群一阵骚动,有人大声的喝止那两个女人,但并没有人真正出手阻拦。

        “干什么???干什么???”近藤熊一被两个女人按在了地上,脖子上架着沾着血迹的尖刀。

        “三口桑,你不要乱来,近藤??墒亲懿颗衫吹娜??!?br />
        三口龙惺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一步。

        所有的人都向后退了一步。

        “我三口龙惺从记事起就是三口组的一员,三口组就是我的一切,他现在要把我清除出组,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三口桑,你要是杀了近藤桑,那就是背叛出组了,会遭到全体组员的追杀的?!?br />
        “你们要追杀我吗?”三口龙惺沉着脸,又往前上了一步。

        所有人又都向后退了一步。

        “三口龙惺!你要造反了???”近藤熊一可没觉得特别的紧张,他看不见自己的那些人的表情,还认为自己这边人多势众,对方加上渔野强志,也不过就五个人,估计他们暂时还不敢对自己乱来。

        “你是在冲我叫吗?”三口龙惺蹲了下去,接过一个女仕递来的刀子,盯住近藤熊一的眼睛,慢慢的往他的脖子里捅,不过非常的小心,避开了大动脉。

        “??!”近藤熊一惊叫了一声,只觉得脖子上一疼、一热,有从三口龙惺的眼睛里看到了异常的冷酷,立刻就被吓得魂飞魄散了。

        “三口桑!”一群小头目又上了一步。

        “怎么?”三口龙惺把头扭了过来。

        一群小头目又都后退了一步。

        “近藤桑,我想你帮我向我叔叔传递一个信息?!?br />
        “好,好,没问题,你说?!?br />
        “不用我说,当他看到你的尸体时,他自然就明我的意思了?!?br />
        “?。??不!不!不要!我…我不过是个信…信使,决定不是我做的,是…是俄国人和侯龙涛对三口总长施加了…施加了压力,真的…真的与我无…”

        三口龙惺没让对方把话说完,把手里的快刀缓慢的向斜下方压了下去,眼看着近藤熊一的脖子被割开了,眼看着他的鲜血狂喷而出,眼看着他的眼珠慢慢的翻白,就像是欣赏艺术一样。

        一屋子的人都傻了,三口龙惺脸上的表情既不是残忍,也不是疯狂的兴奋,而是冰冷,那是比正在进行的凶杀更让人毛骨悚然的。

        三口龙惺等到近藤熊一的身体不再踌躇了才站了起来,把他的头轻轻的踢离了他的尸身,然后领着自己的五个人向门口走去。

        堵在门口的人向两边让开了一条路,都是面带惊恐,根本没人敢阻拦,虽然三口龙惺现在已经是叛徒了,是必须株杀的,但他平时是“铁腕治军”,又有刚才那一出镇着,他当然是说走就走,这就叫余威尤存…

        “三口桑,咱们接下来怎么办?”渔野强志战战兢兢的望着面无表情的三口龙惺,刚才他也被吓坏了。

        “怎么办?当然是召集还忠于我的人,给我哥哥报仇,然后带着价值五亿多美金的东星股份,找一个跟美国没有引渡条约的岛国,享受一段时间,等事情平静了,我再回日本拜访我亲爱的叔叔?!比诹实牧成暇尤怀鱿至艘凰啃θ荨?br />
        longbeach是美国西海岸最大的货运港口之一,位于洛杉矶的西南角,白天的时候是非常的繁忙的,入夜之后,一切都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只有几个探照灯来回的扫过大片大片的仓库和货场。

        几辆黑色的gmcsuv打破了深夜的寂静,停在了一座仓库外,侯龙涛带着十多个人走进了灯火通明的巨大仓库里,卷帘门在他们的身后“嘎啦嘎啦”的落下了。

        “你就这么不自觉?”三口龙惺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了出来,他站在二层的一间大屋子里,桌上架着麦克风,面前是巨大的玻璃,可以看到仓库里的一切情况,“就算我没强调要你一个人来,你自己就想不出来?”

        “你要是在乎的话是不会不说出来的,”侯龙涛必须撤着嗓子喊才行,“就连你自己的三口组都在追杀你,你还把我约出来,那是有恃无恐啊。少废话了,我弟弟在哪儿?”

        “你弟弟已经死了,我早就已经把他的皮扒了,当成猪肉卖给了中国餐馆,哈哈哈?!比诹实男ι锍渎讼苍?,他终于等到这一刻了,忍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对仇人进行报复了。

        侯龙涛明知道三口龙惺说的不是真话,但他仍旧是一下就产生了不可抑制的愤怒,这种愤怒的源泉是他内心的恐惧,对方只不过是把他的恐惧说了出来,不是说他就是害怕文龙会被剥皮,而是害怕他被伤害。

        “你个王八蛋!”侯龙涛怒吼了一声,回身从一个俄国大壮的西装里抢出了一把手枪,对着斜上方的玻璃就是一通猛按扳机,直到弹夹都已经空了,他的手指还在活动,“我肏你妈!”

        飞出去的子弹撞在玻璃上,并没有穿其而过,而是被弹向了不同的方向,原来那是一面厚实的防弹玻璃。

        “哼哼哼,”三口龙惺冷笑了几声,“还敢带武器来,把你们的刀啊、枪啊什么的都扔到一边去。

        “冲上去干掉他?!币桓龆砉舜盏胶盍味叩陀锪艘痪?。

        “没听见我的命令吗???”三口龙惺怒吼了一句,一伸手,从地上揪起一个男人来,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脸推到了大玻璃上。

        那人明显是很虚弱,虽然看起来要比三口龙惺高,但却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反抗的力量,而且脸色苍白,还有点发抖。

        侯龙涛推开了那个俄国大壮,慢慢的向前走了两步,皱眉盯着那个人,他浑身发冷,那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兄弟。

        “不听话是吧?”三口龙惺也掏出了一把抢,顶在了文龙的太阳穴上,“我让你们把武器都扔了,我就数三下,一…”

        “把枪都扔了!都扔了!”侯龙涛回身指着自己带来的人,“扔??!”他冲过去把一个大壮的枪从他衣服里抓出来扔在了一边。

        其他的人都听话的把枪扔了。

        “三口龙惺,把我弟弟还给我?!?br />
        “你把我哥哥还给我!”三口龙惺猛的推了一把文龙的脑袋,把他的头重重的撞在防弹玻璃上,发出“碰”的一声闷响。

        “你要怎么样,都冲我来!与他无关的!”

        “好,那咱们就开始吧?!比诹史趴宋牧?。

        “给我…给我吧,求…求求你了,我要死…死了,好…好难过,求你给我吧…给我吧,就一点儿…一点点就好啊…求求你…”文龙跪在了地上,拉着三口龙惺的裤腿。

        “可以,但你要先帮我做两件事,你做得好,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br />
        “快说…你快说,我一定…一定做好…做好…”

        “文龙!文龙!”侯龙涛能听到喇叭里隐隐约约传出的文龙的话,他不顾一切的就要往二楼冲。

        “你给我站??!想他脑袋开花吗?”

        侯龙涛咬牙切齿的收住了步子,无可奈何的一跺脚,心里大骂媚忍无能。

        三口龙惺从抽屉里拿出好几份文件,冲着侯龙涛晃了晃,“知道这是什么吗?”

        “是什么?”

        “是一份股权转让协议,我以一美分的价格收购林文龙名下所有东星集团的股份,哈哈哈?!比诹市ψ虐盐募旁诹俗郎?,取出一支钢笔,又把文龙提拉了起来,“这是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但我不逼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在这些文件上签字?!?br />
        “我签,我签…”文龙一把抢过钢笔,用衬衫的破袖子擦了一把正往外流的鼻涕,然后飞快的三口龙惺指定的几个地方签上了名字。

        “三口龙惺!你个王八蛋!”侯龙涛在底下看得很清楚,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才不在乎那些股份呢,他知道他弟弟现在是个瘾君子了。

        “嗯,”三口龙惺看着文件上工整的签名,满意的点了点头,“还真是没白练,”他回头把文件交给了一个女仕,“收起来?!?br />
        “是?!迸税盐募沤撕谏拿苈胂淅?。

        “第二件…快…快…第二件事,你快说吧?!蔽牧蛟诘厣现蹦ㄑ劾?。

        三口龙惺把手枪扔在了文龙面前,“去吧,下楼去,把那个叫侯龙涛的人的脑袋打爆?!?br />
        “侯…侯龙涛…”文龙抬头望着三口龙惺。

        三口龙惺从对方浑浊的眼睛里居然看到了一丝抗拒的神采,“去啊,杀了他,要多少海洛因都有,你可以吸个够,永远吸下去,去吧?!?br />
        文龙一把抄起了手枪,跌跌撞撞的走出了观察室。

        三口龙惺的两个女仕举起两把长枪,把枪筒分别从防弹玻璃上的两个大气孔里伸了出去。

        星月姐妹在第一时间挡在了侯龙涛的身前。

        侯龙涛从两个忠诚的女孩中间钻了出来,他明白三口龙惺想要干什么。

        “所有人都向后退,除了侯龙涛?!?br />
        俄国人和星月姐妹在侯龙涛的示意下向后退了五、六步,把他完全亮了出来。

        文龙拎着“盒子炮”,三摇一晃的走下了楼梯。

        “好了,站住,”三口龙惺在文龙离侯龙涛还有五米左右的时候,命令他停了下来,“在那里就可以了,做你该做的事情?!?br />
        “四…四…四…四哥,”文龙苍白的脸上都是眼泪鼻涕,完全没有以前的精神劲,他浑身都在颤抖,就像身处冰窖之中一般,他颤颤巍巍的抬起了胳膊,枪口对准了侯龙涛,“我…四哥…四哥…我…我好难受…四哥…我好难受…”

        侯龙涛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是我…是我对不起你…”

        “四哥…”

        “林文龙!你还等什么???动手??!”

        “四哥…”

        “看这里!”

        文龙回过头,只见三口龙惺的手里拿着一根装满透明液体的针管,“??!”他又转回头,盯着侯龙涛,刚刚放下的胳膊又抬了起来。

        “干掉他!”三口龙惺疯狂的吼叫着。

        “四哥!”文龙手里的枪并没有对准侯龙涛,而是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

        “不要??!”侯龙涛猛的向前扑了过去。

        一颗子弹穿透了仓库斜上方的小玻璃,“当”的一声打在了文龙的枪上。

        与此同时,文龙手里的枪也响了,两股血剑从他的头两侧喷了出来,他的身体软绵绵的向前倒了下去。

        “文龙!文龙!”侯龙涛跪在地上,抱着文龙软不拉塌、毫无生气的身体,想用双手堵住从他头侧不断涌出的鲜血,但却没什么效果,“啊,不!不!文龙!”

        星月姐妹手里的小刀子掉在了地上,那是她们刚才在文龙一举枪的时候就掏出来准备击杀他的,虽然知道如果自己出手了,爱人事后定会怪罪,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可事情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光是对她们俩有很大的冲击,其余的俄国人也都在一时之间愣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三口龙惺歇斯底里的狂笑着,他能感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了,看着侯龙涛悲痛欲绝的样子,复仇的快感简直是比什么都爽。

        侯龙涛紧抱着文龙,脸贴着他的脑门,号啕大哭起来,“??!??!我弟弟死了!我弟弟死了!文龙!??!我弟弟死了!我害死我弟弟了!文龙!天??!”

        “好了,全都干掉?!比诹氏蛄礁雠朔愿懒艘痪?。

        “嗨?!币桓雠说膍16对准了还在大哭的侯龙涛,另一个指向下面的其他人。

        三口龙惺抓起密码箱,在书架上的一本书上拉动了一下,书架侧移,露出一条密道,可以直通码头的,有一艘快艇在等他,送他和手下去追一艘已经起航了的、驶往巴西的货轮。

        仓库顶上有几个用于采光的大窗户,有十几个忍者破窗而入,在下落的过程中不知扔下了什么,一部分落在侯龙涛的附近,产生了大辆的白烟,其余的都扔进了观察室,冒出的是土黄色的气体。

        “啊…啊…干掉侯龙涛…”三口龙惺扑倒在地,向着密道爬了不到一米就昏过去了。

        那两个女仕还真是不简单,早已用和服宽大的袖子遮住了口鼻,她们本想开枪扫射的,但有两个从屋顶跳下、身材婀娜的忍者从玻璃外面悬空摽住了枪筒,根本就抬不起来,不可能击中目标,只得丢弃了枪枝。

        日本女人并没有去救助三口龙惺,而是从观察室里冲了出来,和服的下摆撩起来系在腰上,露着大腿和内裤,手里分别攥着两把长长的匕首,直奔侯龙涛所在的位置而去,因为这是他们从主人那里得到的最后一个命令。

        星月姐妹空着手迎了上去,六、七个忍者也围了上去,都举着长刀,阻止了对方的行动。

        大约在一个多小时之前,侯龙涛接到了三口龙惺的电话,要他在半小时之内到longbeach来,晚一分钟,就把文龙扔到海里喂鱼。

        就是因为事出突然,又有时间上的限制,侯龙涛根本没法设计什么,只能是边走边联络该联络的人,唐蕊、媚忍和fbi。

        其实媚忍比侯龙涛到达的还要早一点,但三口龙惺的人守卫的很严密,附近的房顶都有人巡逻,她们又是投鼠忌器,不能硬冲,只能悄无声息的刺杀、潜入,最终晚了一步。

        两个女仕虽然功夫高强,大概和星月姐妹在伯仲之间,但同时被几个很厉害的忍者从旁攻击,没两下就方寸大乱,被划了好几刀,虽不致命,也无法再战,倒在血泊中抽搐。

        因为观察室里有抽风机,烟雾很快就散尽了,五个日本人还趴在那里,但三口龙惺和那支公文箱已然不见了,所有的媚忍也都迅速的消失无踪。

        突然之间,仓库外警笛大作,一声巨响,一辆警用装甲车将卷帘大门撞开了,紧接着又退了出去。

        大量黑白相间的警车冲进了仓库里,停在离人群不远的地方,举着雷明顿的警察躲在车门后,瞄准了星月姐妹他们,“lapd,全部趴在地上,双手抱头?!?br />
        俄国人非常的合作,全都趴在了地上,他们早已知道警方会来收拾残局,虽然事先说的是fbi,现在变成了lapd,但他们只不过是小喽罗,明白这些问题不用自己操心。

        星月姐妹可就没那么没大脑了,她俩跑到了侯龙涛身边,“涛哥,是lapd?!?br />
        侯龙涛现在哪里有心情理会来的是什么人啊,他已经停止了流泪,右胳膊抱着文龙的身体,左手撑着自己的左腿,神情有点呆滞。

        “涛哥?!敝羌崆嵋×艘『盍蔚募绨?。

        侯龙涛仍旧是没有反应,他根本就没听见女孩跟自己说什么,甚至都没感到身体接触,他脑子里全是过去十几年和文龙在一起度过的每一段快乐时光。

        举着枪的警察已经给大部分的俄罗斯人戴上了手铐,有几个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侯龙涛,指着星月姐妹,“趴下!趴下!”

        星月姐妹没有理会警察的命令,她们背对着侯龙涛,把他护在了身后。

        警察看到面前的三个人虽然没有趴下,但也没有要抗拒的企图,便只是把他们围住,等待女警来强行抓人,否则的话,对着这么美丽的两个女人,一个不小心,很可能被告性侵犯的。

        几个便衣的警探从二楼的观察室里走了下来,站在侯龙涛面前,声音不大,“三口龙惺在什么地方?那份文件在哪里?”

        “让开!让开!”救护员推着担架车赶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侯龙涛发觉有人要碰文龙,立刻就要站起来拼命。

        “是救护员,涛哥,是救护员,”星月姐妹把男人拉住了,“让他们送文龙去医院,也许…”

        “对对,对对,”侯龙涛一幅如梦方醒的样子,“快,快,去医院!”

        “gsw(gunshotwound)?!本然ぴ弊隽私艏钡拇?,把文龙抬上了担架车。

        文龙对于那几个便衣明显是没什么用处,他们并没有阻拦救护员,只是要几个制服警跟着去医院,但他们是不会允许侯龙涛离开的,上去就把他的双臂剪到了背后,给他戴上了手铐。

        “凭什么抓我???你们凭什么铐我???”侯龙涛拼命的挣扎着,“我要去医院!我要去医院!”

        星月姐妹并没有上去帮忙,而是乖乖的让女警把自己铐住了,既然爱人已经被抓了,那再有多余的动作就是不明智的了,也是毫无意义的。

        “当然可以让你去医院,”现在侯龙涛身边只有便衣警探了,所有的制服警都被支走了,“只要你先说出那份文件的下落来?!?br />
        这个时候,几辆没有标记的福特停在了仓库门外,几个“西装”带着好多“fbi背心”走了进来,当先一人正是mark,后面跟着glen和long。

        “fbi,”mark把证件在一个为首的便衣警探面前打开了,“特别探员,我们现在正式接手这个案子,这是联邦事务了,lapd不必再插手了,请把这些人移交给我们,把你们的人也都撤走?!?br />
        几个便衣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了看,fbi说要插手,lapd就只有协助调查的份了,如果人家不要求,连协助调查都轮不上。

        mark不再理会lapd的人,他虽然能看出侯龙涛身上的学不是自己的,但出于安全和心理健康方面的考虑,还是派人送他和星月姐妹去医院。

        受伤的女仕和几个昏迷的日本人也被送到了医院,俄国人被“押解”回fbi洛杉矶分部进行调查,fbi的探员还对仓库进行全面、细致的搜查…

        运载侯龙涛和文龙的救护车前后脚的到达了医院外。

        侯龙涛被医务人员拦在了急诊室外,只能在门外看着医生用心脏起搏器一次又一次的按在自己弟弟的胸膛上,他的腿发软、头发沉、眼发花、口发干,一头栽倒在地上…

        虽然这次fbi的行动并没有抓到三口龙惺,但还是逮捕了几名三口组的骨干成员,仍旧给与了南加州的日本黑帮以极大的打击,过去涉及日本黑帮案件发案率极高的地区,在一段时间内发案率有了明显的下降,而且对其它黑社会团体也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fbi在仓库里搜出了大量的毒品、走私的武器和消费品,世面总价值接近一千万美金,就算对于fbi来说,都算是数得上的大收获了。

        mark、long和glen自然都是“加官晋爵”,mark升任fbi洛杉矶分局的副局长,有了自己的“拐角办公室”,long和glen都当上了行动组的组长,还是fbi的director亲自给他们三人授的奖,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由于侯龙涛在这次行动中做出的巨大贡献,东星集团和美国国内最有权力的执法机关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至少fbi洛杉矶分局对他是刮目相看的…
    Back to Top
  • 体验“未来之城” 畅想“新区之光” 2019-01-10
  • 大观园举办“古琴雅集” 市民感受“古韵端午” 2018-12-31
  • 婆媳矛盾引家庭纠纷 司法调解续亲情促和谐 2018-12-20
  • 崔永元炮轰范冰冰主要是出于嫉妒——艺人要提高警惕以防被“名利”离间了(原创首发)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