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体验“未来之城” 畅想“新区之光” 2019-01-10
  • 大观园举办“古琴雅集” 市民感受“古韵端午” 2018-12-31
  • 婆媳矛盾引家庭纠纷 司法调解续亲情促和谐 2018-12-20
  • 崔永元炮轰范冰冰主要是出于嫉妒——艺人要提高警惕以防被“名利”离间了(原创首发) 2018-11-27
  • 当前位置:青海11选五中奖规则 > 都市言情 > 妇科乡医

    大乐透复式计算器:第二十一集 美丽人生 第四话 得到了她

        因为内裤也全湿,所以还隐约能看到两腿之间有一条凹痕,凹痕两侧就像小山包一样鼓鼓的,肉色尽显。

        现在是晚上,加上暴雨漂泊,李燕茹完全不担心有人会出现。所以就算裙摆被吹起来,李燕茹也丝毫没有在意,她就像解脱了般高高举起双手,还把头抬得非常高,甚至还在呐喊着。

        可惜现在风太大,她的呐喊完全被风声淹没。

        在狂风暴雨的洗礼下,李燕茹不仅全身湿透,就连长发都黏在了脸上或胸前。

        李燕茹的胸部本来就大,现在布料全部黏在身上,她的胸部显得更大,那近乎完美的成熟身材更是大方地展现着。

        迎风呐喊了七八分钟,有些累了的李燕茹并没有下楼,而是低着头,静静看着那些滴在水泥地上的雨水。

        这会儿,天台上已经铺着一层五厘米深的积水,所以每当雨水滴在积水上,一个个波浪就荡漾开,并互相撞击着,谱写着一曲只有李燕茹能听懂的歌曲。

        “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彼蛋?,李燕茹捂着脸哭了起来,“明明他是我女儿的男人,我却经常想着他,甚至还一直幻想着跟他做。我真的好想去死,但我又不能死。要是我死了,悠悠这辈子都不会高兴。悠悠,我的宝贝女儿,要是妈妈跟你说出心里话,你是不是会憎恨妈妈一辈子?”

        想到女儿一巴掌摔在她脸上的场景,李燕茹都觉得半张脸火辣辣的,随后她捂着嘴巴哭了起来,娇躯更是随着哭泣哆嗦着,那两颗f杯巨乳更是摇晃着厉害,阵阵乳浪。

        李燕茹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借着风声雨声的掩护痛痛快快地哭一场,然后跟刘旭划清界限。

        可李燕茹不知道,一个让她又爱又恨的人站在她身后。

        李燕茹站在雨中那一刻,住在二楼的张娥打电话给刘旭,随后刘旭冒着暴雨骑车赶了过来。

        所以,这会儿刘旭也是全身湿透,但他手里却拿着一把伞。

        看着伤心欲绝般的李燕茹,刘旭眉头皱得非常的紧。

        从后面看去,此时的李燕茹非常性感,那多肉却很翘挺的屁股更是让刘旭目光都难以离开,他甚至想要将里面那条碍事的白色内裤扯掉,然后狠狠操那曾经生出悠悠的xiāo穴。

        但,刘旭现在不会干这些事,他只想好好守护在这个知性女人身边。

        驻足片刻,刘旭打开伞走了过去。

        当雨伞挡在李燕茹上方时,李燕茹还以为雨停了??傻崩钛嗳闾鹜肥?,她发觉有人站在身后撑伞,所以误以为是李晓的李燕茹还想跟李晓说声谢谢??傻崩钛嗳闩す肥?,看到的却是目光温和的刘旭。

        李燕茹怎么也不相信会是刘旭,所以她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刘旭拿的伞有点小,只能确保一个人不被雨淋到,所以正接受暴雨洗礼的刘旭笑道:“燕茹阿姨,抱歉,我来晚了?!?br />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娥怕你出事,所以就打电话给我?!倍倭硕?,抹去脸上雨水的刘旭道,“我知道燕茹阿姨你最近有些压抑,就是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感情。我不敢问得太直接,也不想再次伤害到你。总之呢,我是希望你能过得快快乐乐的,就像悠悠一样?!?br />
        “希望吧?!钡拖峦房醋诺孛?,神情恍惚的李燕茹喃喃道,“有些事,我就算不跟你说,你也知道厉害关系。所以呢,旭子,我希望你不要对我那么好。要不然,你就将对我的好都用在我女儿身上。要是你能对我差一点,坏一点,那就更好了?!?br />
        “抱歉,这个我做不到?!?br />
        “但我能做到!”叫出声,李燕茹用力去推刘旭。

        李燕茹几乎是使出浑身力气,可刘旭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简直就跟一颗伟岸松树似的。

        推了几下,李燕茹突然哭了出来,并不顾一切地扑进刘旭怀里。

        见状,刘旭干脆扔掉雨伞,并用两只手抱紧李燕茹。

        扑进一个年纪就跟自己儿子差不多的男人怀里哭,这是身为人母的李燕茹该做的吧?

        可这一刻,李燕茹几乎忘记了自己是悠悠的妈妈,她只想感受一下被男人抱着的感觉。被自己所信任的男人抱着非常舒服,这让李燕茹都不想分开,所以她就更加用力抱紧刘旭,丝毫不在意自己那被压得都变了形的两颗巨乳,更不在意刘旭的rou棒顶在了她小腹上。

        如此拥抱了十多分钟,李燕茹抬起头看着刘旭。

        刘旭的目光很温暖,那是超越年龄的温暖,所以和刘旭对视片刻后,李燕茹情不自禁地踮起脚尖吻了下刘旭嘴巴,并瑟瑟发抖道:“旭子,我是悠悠的妈妈,我知道这么做是错的,但我真的压制不了我的感情。我不敢说我喜欢你,但我知道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会很安心?!?br />
        “我会?;つ愀朴埔槐沧?,我发誓?!?br />
        玉指压在刘旭嘴巴上,咽下口水的李燕茹道:“不要发誓,这东西很不可靠。反正只要你这辈子能对悠悠好,那我就很高兴了。旭子,我……我想跟你在一起,但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因为我是悠悠的妈妈,我也即将成为你的丈母娘。但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们还是可以做一些事,做一些只有夫妻才能做的事。但有一件事我们是不能做的,那就是做爱,我不能让你进悠悠出生的地方,那是一件罪无可赦的事。除此之外的事,我都愿意跟你做。我知道你已经很硬,现在我就帮你把它变软?!?br />
        说完,李燕茹蹲在了地上,并将刘旭的rou棒掏了出来。

        “好热好硬,就跟梦中的一样?!编?,心跳加快的李燕茹就含着最大的gui头,随后卖力地吮吸了起来。

        刘旭完全没有想到李燕茹会这么做,但他心里并不会开心,因为他知道李燕茹此时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就连这特殊待遇,也是她在情绪几乎失控的前提下做出来的。

        就算不怎么开心,但刘旭还是被吸得非常舒服,所以他静静注视着面颊都凹了下去的李燕茹,并用手指理着李燕茹那因为雨水而黏在一块的发丝。

        片刻,用闪着泪光的眼睛看着刘旭,李燕茹问道:“我做得好吗?”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李燕茹只含着不动,刘旭也会觉得非常棒。他从来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境下发生这种事,更没想到会先得到李燕茹的嘴巴,所以和李燕茹四目相对后,刘旭蹲在地上抱紧李燕茹,并想去吻李燕茹的嘴巴。

        还没吻到,李燕茹已经避开。

        “很脏,我刚刚帮你吹了?!彼底?,闭上眼眸的李燕茹抬起头,让落进她嘴里的雨水帮她漱口。

        见状,刘旭俯身亲吻着李燕茹脖子,魔手还攀上了极具手感的巨乳。轻轻揉着,刘旭觉得自己的手是落在一个暖水袋上,那种软得不可思议的手感是在胸小的女人身上无法体验到的。所以刘旭继续亲吻着李燕茹脖子,并托住巨乳下缘轻轻掂量着。

        片刻,刘旭的魔手伸进李燕茹领口内。

        刘旭还想滑进奶罩,可李燕茹的胸太大,奶罩又有点儿小,刘旭硬是挤不进去。

        李燕茹已经决定跟刘旭做一些亲密的事,所以知道刘旭的打算后,漱完口的她干脆将连衣裙的肩带拉了下来,并解开了奶罩的背扣。

        随后,连衣裙跟奶罩缓缓落到了李燕茹杨柳腰上。

        看着李燕茹那两颗又挺又大,而且白得有些不可思议的巨乳,刘旭左右手各握住一颗,随后边揉边吮吸着早已充了血的ru头。

        “真像个孩子?!毙Τ錾?,李燕茹搂着刘旭胳膊,还因为刘旭的刺激发出了阵阵呻吟。

        暴雨还在下,狂风还在吹,所以李燕茹完全没有压抑自己的声音,她单手撑在地上,并闭上眼享受着,那唔唔呻吟和风声雨声融合为一,成为了一首非常和谐和优美的协奏曲。

        每当ru头被刘旭吸进嘴里,或者是受到舌尖的刺激,李燕茹的叫声就会变得更大,两颗巨乳更会随着她娇躯的摇颤而发出阵阵乳浪。

        听着李燕茹的叫声,细心品尝着的刘旭就觉得怎么吃都吃不够,甚至越吃越渴,所以他就像肚子很饿的孩童般更用力地吮吸着ru头,甚至都想要把贴在他脸上的肉山都吃进嘴里。

        持续了片刻,刘旭一只手已经摸向了李燕茹那又软又痒的地带。

        当肉缝被刘旭触到时,李燕茹发出了一声非常寒颤的叫浪,更是紧紧夹住刘旭的手。

        看着刘旭,李燕茹急忙摇头道:“不要去摸那,我怕我会受不了?!?br />
        “我只用手,绝对不用这个?!?br />
        “我知道等我受不了了,就算你直接进来,我也不会阻止你。我不能做对不起我女儿的事,所以你连手也不能用?!?br />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所以刘旭收回手,并继续亲吻着李燕茹的雪峰。

        李燕茹的身体已经十多年没有被男人碰过,所以就算刘旭只攻击李燕茹的巨乳,李燕茹还是非常舒服,甚至舒服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哪怕刘旭没有碰她下面,她还是觉得下面越来越湿,越来越痒,也越来越空虚,迫切需要被填充。

        尽管如此,李燕茹还是不想做出对不起女儿的事来。

        握住刘旭rou棒并上下套弄着,李燕茹的神情变得越来越恍惚,眼睛更是直勾勾盯着仿佛充了血的gui头。

        “旭子……我……我……”

        “燕茹阿姨,说吧,我在听着呢?!?br />
        咽下口水,发出呻吟的李燕茹道:“你不要用手摸我下面,直接用嘴巴舔,可以吗?”

        见刘旭没有说话,李燕茹又补充道:“要是你嫌脏,那就当我没说过?!?br />
        “这是我的荣幸?!蓖6倭讼?,刘旭道,“燕茹阿姨,你靠在护栏上,然后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喏,就是那边那把凳子?!?br />
        听到这话,李燕茹想起了女儿跟刘旭第一次做时的场景。那时候,她女儿就是靠在护栏上,一只脚还踩在板凳上。现在轮到她用这个姿势,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但她不是害羞,她只是觉得这么做很对不起女儿。

        李燕茹困惑间,刘旭已经将她拉了起来。

        当李燕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靠在了护栏上。

        将板凳放在李燕茹边上,刘旭道:“踩上去,这样要是我敢乱来,你随时都可以走开。要是你躺着或者跪着,你要想走开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br />
        听到这话,李燕茹竟然有些感动,因为刘旭是在为她考虑。再加上刘旭目光依旧像之前那样温柔,所以越陷越深的李燕茹单脚踩在了板凳上。

        做完这步后,扭过头的李燕茹将自己的裙摆慢慢往上拉。

        让内裤都显露出后,李燕茹战战兢兢地将内裤拉向一侧,将自己最神秘的地方展现在了刘旭面前。

        看着那绝美的地带,面带微笑的刘旭凑了过去,并伸出了舌头。

        只是舌尖沿着肉缝轻轻一刮,受不了的李燕茹就叫出了声,娇躯更像触电了般剧烈哆嗦了下,随后她将内裤拉得更开,双腿也打得更开,以确保刘旭能更自如地舔着她的阴部。

        “我能不能用手把下面这小嘴巴拉开?”

        “不行?!蓖6倭讼?,李燕茹又道,“可以的,不过你手指不能进去,绝对不能?!?br />
        “今天我是燕茹阿姨的骑士,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彼蛋?,刘旭用两只手压开贴在一块的yin唇,随后用舌尖刺激着微微收缩着的xiāo穴口。

        在刘旭的刺激下,暗示着李燕茹很兴奋的yin水流了出来,并被刘旭吃进了肚子里。

        听到刘旭的吞咽声,李燕茹全身都在发热,她甚至希望刘旭的舌头能进得深一点。

        持续了片刻,双腿都在发抖,更是有些受不了的李燕茹道:“旭子,好了,好了,不要再继续了,我快不行了?!?br />
        站起身后,刘旭问道:“燕茹阿姨,要吗?”

        刘旭没有说的非常直接,但李燕茹的目光还是落在了刘旭那根,让她不知道想了多少日夜的大rou棒上,随后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她再次握住,并像对待稀世珍宝般轻轻摸着,那种灼热让她都觉得自己快要被烧起来了。

        摸了片刻,什么话也没说的李燕茹转过身。

        单手抓着护栏,稍微往后退了一步的李燕茹撅起了屁股,并拉开了那又?;ぷ盼滞恋哪诳?。

        刘旭怎么也没想到,李燕茹竟然会摆出这样的姿势,他更知道这种机会比买彩票中大奖还来得稀少,所以没有丝毫犹豫的他走了过去。

        刘旭生怕李燕茹会突然拒绝,所以握住rou棒并顶住rou洞口后,什么话也没说的他轻轻一挺。刘旭原以为李燕茹的xiāo穴会有点松,没想到非常紧,紧得就像处女一样。

        所以当gui头陷入rou洞时,刘旭不禁倒吸一口气。

        “唔……”

        听到李燕茹那好像鼓励似的呻吟,刘旭当即抓住李燕茹杨柳腰,并将犹如铁棍般的rou棒一点点往里送。

        李燕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做爱,所以当她感觉到自己被未来女婿一点点占有时,她浑身都在哆嗦,更是舒服得难以言喻。

        但同时,她又有些自责。

        身后这个正将rou棒往她xiāo穴里送的男人是她未来女婿,她应该和刘旭保持距离,可没想到她还是跨出了这极为无耻的一步。她深怕会被女儿知道,她甚至想让刘旭退出去??伤丫拍颂?,最近又一直在看丈母娘被女婿干的爱情动作片,所以她根本不想开口。

        当刘旭整根都插入时,花心被顶到的她更是双腿颤抖着。

        俯下身吻了下李燕茹背部,慢慢抽送着的刘旭道:“燕茹姐,我会像待悠悠一样待你的?!?br />
        扭过头看着刘旭,一脸潮红的李燕茹道:“唔……旭子……我们的事……要……要保密……千万不能被悠悠知道……慢……慢点……太粗了……我有点吃不消……”

        李燕茹的xiāo穴比柳梦琳柳梅丽姐妹俩还来得紧,所以刘旭并没有猴急地奋力抽插。不过在缓慢抽插了两分钟,确定李燕茹已经完全适应后,刘旭当即加快了速度,啪唧啪唧撞击声就混合着雨声传开。

        暴雨还在下,李燕茹完全不担心会被人听到,所以她的叫声非常高亢,那两颗巨乳更是随着刘旭的抽插快速摇晃着。

        李燕茹其实还想和刘旭聊天,可她被插得都快呼吸不了,所以根本说不出话来,她完全沉浸在了刘旭为她制造的美丽世界里。

        尽管李燕茹看不到rou棒的进出,但她能感觉到,她都觉得自己的yin道像是要着火,那种感觉让她都迷失在了性爱的海洋里。

        仅仅用了十分钟,刘旭已经让李燕茹达到了高氵朝。

        比起用手让自己达到高氵朝,这种被rou棒操到高氵朝的感觉让李燕茹舒服得都没了力气,所以双腿都在哆嗦的她就让刘旭快一点射,还让刘旭别射在里面,她不希望身为丈母娘的自己怀上女婿的孩子。

        将李燕茹第二次推上高氵朝,刘旭直接让李燕茹跪在地上。

        李燕茹知道刘旭想干什么,她还想拒绝??山裉焖娴梅浅7杩?,更是将道德伦理抛到了脑后,所以当她听到刘旭的命令,鬼使神差的她就跪在了地上,并在刘旭还没有开口的前提下用嘴巴含住了那沾着她蜜液的rou棒,并快速吮吸着。

        “出……出来了!”

        伴随着刘旭一声巨吼,滚烫的jing液直接射进了李燕茹嘴里。

        jing液有点腥,但李燕茹没有吐出来,她是在刘旭射得差不多后吐出了还很硬的rou棒,并将jing液吐在了掌心。

        看着喘息得厉害的刘旭,笑得非常甜的李燕茹道:“旭子,我昨晚看的片子最后就是这样子的。我其实一直都知道你给我下载那些片子就是想跟我做这个,但我生气不起来。其实呢,我好像很早就喜欢你了??赡闶俏遗?,我又觉得我根本不该喜欢你。旭子,我们的事真的不能让我女儿知道,好吗?”

        “当然没问题?!彼底?,刘旭扶起了李燕茹,并使劲亲了下李燕茹的脸蛋。

        温存片刻,生怕被李晓知道的李燕茹先下了楼,还让刘旭等个几分钟再下楼。

        等待之际,刘旭就回味着和李燕茹做爱的分分秒秒。要是张娥刚刚没有打电话给他的话,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突破关系,所以他觉得和张娥订下契约是明智之举。

        在天台等了约十分钟,刘旭这才走下楼。

        走到厨房,听到卫生间传来落水声,走近的刘旭问道:“是燕茹阿姨吗?”

        见李燕茹没有说话,刘旭继续道:“燕茹阿姨,你没事吧?”

        “有你妹的事??!给我滚!本姑娘正在洗澡!”

        听到李晓的声音,刘旭顿时一脸黑线,他真没想到李晓竟然会在洗澡。

        耸了耸肩膀,刘旭道:“记得洗干净一点,尤其是阴部,要不然你很可能会得妇科病,但我不介意帮你检查的?!?br />
        就在这时,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拉开,随后一道黑影飞了过来。

        刘旭反应能力远在常人之上,所以黑影袭向刘旭面部的同时,他已经闪到了一侧,并在李晓关门的那一瞬间看到了李晓那沾着泡沫的nǎi子。

        啪!

        扭头一看,刘旭顿时吓了一跳。

        没想到,李晓刚刚甩出来的竟然是卫生巾!

        刘旭还没说话,李晓道:“放心,那是全新的,就是砸到你脸上也没事,顺便还可以吸一吸你的口水。我不知道你对燕茹阿姨做了什么,但要是让我知道你强迫她那什么的话,你明天就要小心点了。现在赶紧给我走,你在外面会让我觉得怪怪的?!?br />
        “会让你湿了吗?”

        “信不信我将一桶卫生纸都往你头上倒?”

        “在那之前,你已经被我看光了?!?br />
        “你以为我在乎?”

        “就算你不在乎,你总要在乎你表姐的想法的?!倍倭硕?,刘旭问道,“要不要我将卫生巾拿进去给你?”

        “里面还有?!?br />
        “那行,你慢慢洗,记得洗干净一点,我就先回去了?!?br />
        “滚吧?!?br />
        听着里头传来的水声,驻足片刻的刘旭走出厨房,并站在了李燕茹那房间前。

        敲了敲门,刘旭道:“燕茹阿姨,我现在回去,你洗完澡就好好休息?!?br />
        这时,门突然被拉开,但只拉开了一条缝。

        看着刘旭,赤裸着身体,且还没有洗澡的李燕茹道:“现在雨这么的大,骑车很危险。要不你跟玉子说一声,说你没办法回去,得在这边睡一个晚上?!?br />
        刘旭确实很想留下来,更想晚上再干李燕茹一次。

        可听到雷声,他实在是担心玉嫂会被吓哭。

        玉嫂虽然是寡妇,但她非常脆弱,脆弱得让刘旭都不希望她受半点伤害。

        看着李燕茹,刘旭道:“我家后面就是竹林,以前发洪水的时候还发生了坍塌。那时候我还小,但我记得非常辛苦,玉嫂她是一边哭一边抱着我到王姐家避难。现在雨又下得这么大,我得回去跟她呆在一块才行?!?br />
        “那你路上小心点。对了,要不要拿把伞给你?”

        “我现在全身都很湿,给我雨伞也是白搭。你应该也很累了,记得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br />
        “嗯,骑慢一点?!?br />
        多看了尤物般的李燕茹几眼,刘旭想离开。但他又想起了一件事,所以他侧着脸并点了点自己的面颊,道:“求个晚安吻?!?br />
        “刚刚说你像个孩子,还真的像?!彼低?,李燕茹打开门,并小声道,“我要亲你的嘴巴?!?br />
        一愣,刘旭急忙转过身。

        舔了下嘴唇,李燕茹吻住了刘旭的嘴巴,并温柔地吮吸着刘旭的嘴唇。

        不过就在刘旭想要张开嘴巴之际,李燕茹已经和刘旭分开。

        又舔了舔嘴唇,李燕茹道:“好了,这是阿姨给你的晚安吻,赶紧回去?!?br />
        “谢谢燕茹阿姨?!毙α诵?,刘旭往外走去。

        听到发动摩托车的声音,知道刘旭正在离开,靠在门上的李燕茹倒是有些不舍。但她知道绝对不能挽留刘旭,否则她又可能犯之前在天台的错。

        想起天台发生的事,李燕茹咽下了口水,她甚至有点儿后悔。

        “一定还会再犯错的?!蹦剜?,锁上门的李燕茹仰躺在了床上。

        轻轻揉着自己那软乎乎的巨乳,李燕茹又呢喃道:“旭子,刚刚阿姨被你操得好舒服,真想每天都被你操?!?br />
        轰??!

        听到雷鸣,李燕茹吓得都坐了起来,两颗巨乳更是剧烈晃动了好几下。

        李燕茹不是担心想要跟刘旭胡来的自己会被雷劈,她是担心还在归家路上的刘旭会出事。

        拿起手机并发了条短信给刘旭后,根本睡不着的李燕茹拆掉手提电脑的外接设备,随后就靠着床头,并将笔记本放在了曲起来的膝盖上。

        李燕茹用的是无线路由器,不过她不知道该如何使用无线网络,她甚至不知道有无线网络这东西。

        所以早就拔掉网线后,李燕茹不知道该干什么。

        事实上,她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但她又觉得那样太罪恶了。

        想着刘旭在天台上干她的场景,李燕茹还是不由自主地打开了一部母女被男主角通吃的电影,随后边看边摸着自己的身体,并幻想着是刘旭在摸她下面。

        “旭子……不要往下面摸……那里你不能摸……唔……你这坏孩子……都告诉你不能摸了……噢……不要舔……不要吸……我会受不了的……”

        看着电影里的抽插场面,李燕茹神情变得越来越恍惚,她那沾着蜜液的手指缓缓插入了xiāo穴,那夜莺般的舒服呻吟在卧室里回荡着。

        “旭子……再深一点……我好舒服……唔……用力弄我……就像你弄我女儿一样……”

        李燕茹自慰之际,刘旭刚好将摩托车停在屋外。

        拔下车钥匙并往里走去,刘旭看到玉嫂房间灯还亮着,而且电视机的声音非常大,简直跟玉嫂的作风完全不同。

        加上大门之前一直敞开着,所以刘旭担心有人想欺负玉嫂,并以电视机的声音掩饰玉嫂的叫声。

        刘旭知道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但因为曾经欺负过玉嫂的老无赖还在村里闲逛,所以连衣服都没有脱的刘旭就急忙走向玉嫂的房间。

        轰??!

        “呀!”

        听到玉嫂的叫声,眉头一紧的刘旭一脚踢开了房门。

        见玉嫂正裹着被子缩在床上,意识到玉嫂是被雷鸣吓到了,刘旭都想打自己一巴掌。之前他应该留下来陪玉嫂,不应该去找李燕茹。

        但要是他不去找李燕茹,他跟李燕茹的关系也不可能突飞猛进。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走过去,刘旭道:“嫂子,我回来了,没事了?!?br />
        玉嫂之前还以为有坏人闯了进来,所以她吓得眼泪都冒了出来。她这种假设也是有依据的,因为之前她就被老无赖骚扰了很多次,家门还被村霸给劈了。

        不过在听到刘旭那暖入心窝的声音后,玉嫂拿开把她脑袋都蒙住的被子。

        看着面带微笑的刘旭,玉嫂还想扑过去。

        自从那天听完刘旭表白后,玉嫂跟刘旭的关系也进步了不少,但还是没有达到能够肌肤相亲的地步。尽管玉嫂不会像李燕茹那样吸刘旭那根,或者让刘旭舔下面,但最起码的拥抱还是会的。

        不过看到刘旭浑身湿透,玉嫂哪里还有拥抱的心思。

        以最快的速度溜下床后,玉嫂道:“上次你在外头淋雨之后,第二天就发烧了,现在你得给我洗个热水澡,把身上的水汽都赶走。锅里的水应该不够热,我这就去给你烧?!?br />
        刘旭还没说话,拿着水壶的玉嫂就走了出去。

        轰??!

        之前听到雷鸣,玉嫂会吓得浑身哆嗦,甚至还会冒出泪花。但这次,玉嫂就是稍微哆嗦了下,因为刘旭已经回到了她身边,她已经有了和雷鸣对抗的勇气。

        走进厨房并将水壶放在土灶上,玉嫂掀开了锅盖。用手试了试水温,发觉都有点儿凉了,玉嫂就将大半壶的热开水都倒了进去,随后就坐在长板凳上烧火。

        见刘旭还没有进来,玉嫂提高声调道:“旭子,你先拿一套干净的衣服进来?!?br />
        片刻,走进厨房的刘旭将短裤放在了餐桌前的凳子上。

        见刘旭干站着,玉嫂又道:“把衣服给脱了,然后先拿毛巾擦一擦?!?br />
        刘旭虽然玩过很多女的,但要在玉嫂面前脱衣服,刘旭还是会很不好意思。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刘旭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在玉嫂的一再督促下,刘旭还是开始脱。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后,站在放着脸盆的木架前的刘旭就拿着毛巾擦身子。

        轰??!

        听着雷声雨声,没有回头的刘旭问道:“你不怕吗?”

        “有你陪在我身边,我为什么要怕呢?”

        听到玉嫂这话,知道玉嫂对他非常的信任,刘旭很高兴。失去父母对刘旭而言是非常大的打击,但能遇到心地善良,并潜移默化地教他做人的玉嫂,刘旭还是觉得自己的人生还不错。

        更何况,他现在拥有了好几个红颜知己。

        想到她们,刘旭露出会心微笑。

        “旭子,我能不能跟你聊一下诊所的事?”

        “当然可以?!?br />
        “我听艳子说,说你的诊所几乎没有生意?!笨戳搜哿跣?,眉头紧皱的玉嫂继续道,“旭子,咱们都是农村人,都讲究感情,所以要是有人生病了,还是往老赵那边跑。你太年轻,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你的医术,所以诊所没生意是正常的。正常是正常啊,但一直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你看,要不要想办法把药都给卖了,然后再干点别的?”

        对于类似的论调,刘旭已经听了非常多次。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刘旭有些反感,但之后他也反思了。

        所以呢,依旧背对着玉嫂的刘旭道:“嫂子,你放心,我过些日子打算在村里头干点别的,养殖或者是种植。咱们村是贫困,但土地多得是,因地制宜嘛!至于诊所,我是打算先开一年。要是到时候还没生意,我再把药都卖了。反正呢,我现在已经没有以诊所为主,你放心吧?!?br />
        “那我就放心了?!闭酒鹕?,玉嫂就用手试一试水温,“旭子,挺热的了,你赶紧打去洗澡?!?br />
        担心刘旭着凉,说完话的玉嫂还将门关上。

        打了盆热水后,刘旭道:“嫂子,你先回房间吧,我要洗澡了?!?br />
        “我想跟你呆在一块?!毙Φ糜行╇锾蟮挠裆┑?,“你洗你的,不用管我,反正你的身体我已经看过很多次,呵呵?!?br />
        玉嫂说的确实是事实,但刘旭总是担心会发生点什么。

        能和玉嫂亲热的话,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刘旭又担心会伤害到玉嫂。

        不过既然玉嫂都将话说到了这份上,刘旭也不好将玉嫂赶出去,所以背对着玉嫂脱下内裤后,刘旭端起脸盆将热水都泼在了身上。

        每次洗澡的时候,刘旭都喜欢先泼一盆热水,而不是像玉嫂那样拿着个水瓢一点一点地淋。加上每次洗澡都是他一个人在厨房,所以泼完之后,他的习惯是直接走到灶台前舀热水。

        这习惯没什么不好的,但现在玉嫂坐在灶台前,刘旭敢正对着玉嫂走过去吗?

        吞下口水,刘旭道:“嫂子,我要过来打水,你可不能乱看啊?!?br />
        眯眼笑着,玉嫂反问道:“还有哪里是我不能看的吗?”

        “当然,我已经长大了?!?br />
        “不管你长多大,你在我心里头永远都是那个乳臭未干的娃儿?!钡ナ殖抛畔掳?,玉嫂继续道,“旭子,你赶紧过来,我这儿看不到你,都被灶台挡住了?!?br />
        听到玉嫂这话,又扭过头看了眼,确定玉嫂说的是事实后,刘旭这才走过去。

        舀水的时候,刘旭还看了玉嫂好几眼。

        再次站在木架前,刘旭松了口气,随后他拿着肥皂在身上抹来抹去的。

        洗上面的时候,刘旭还不觉得有什么。但当刘旭拿着肥皂擦着rou棒的时候,刘旭心里头就有些异样,他甚至担心玉嫂会看到这一幕。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块肥皂是刘旭跟玉嫂共用的。所以这块肥皂除了经常接触刘旭的rou棒外,应该还和玉嫂的阴部亲密接触过。

        一想到玉嫂拿着肥皂搓弄着阴部,刘旭不仅浑身发热,rou棒甚至还在最短的时间内起了反应,并指向上方。

        想着那画面,刘旭恨不得做一些出格的事,就比如转过身并将玉嫂压在土灶上。但因为刘旭对玉嫂感情非常深,深怕伤害到玉嫂的他又不敢这么做。

        跟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的王姐比起来,玉嫂真的脆弱多了。

        咽下口水,刘旭用肥皂继续擦着身体。

        肥皂很滑,很多人洗澡的时候都会不小心掉到地上。现在刘旭脑海里都是玉嫂,甚至觉得玉嫂可能在后面盯着他,所以一慌神,滑溜溜的肥皂从他手中挣脱。

        砸到地面并弹了下,肥皂滚到了刘旭后方。

        玉嫂当然没有在偷看,但她一直看着稍前方的地面,所以她看到了淘气的肥皂。

        看了眼,玉嫂本能地走过去。

        玉嫂走过去的同时,刘旭也转过身打算去捡肥皂。

        肥皂还没有捡到,玉嫂那愕然的目光就落在了刘旭下面,并盯着刘旭那根达到最佳状态的大rou棒。玉嫂也知道刘旭已经长大,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可她还是没想到竟然会那么的粗和长。听其他女人唠嗑的时候,玉嫂有记着一件事,就是男人那根越粗越长的话,女人就会越舒服。

        这点其实是不正确,但还没有性经验的玉嫂很相信,所以看到那根可怕之物,玉嫂完全被吓到了。

        她第一个想法不是自己会不会受得了,而是身材娇小的陈甜悠会不会受得了。

        见那跟抖动了好几下,脸刷的红了的玉嫂急忙跑出了厨房。

        听到关门声,刘旭还想跟玉嫂认错,但他并没有错???

        刚刚是玉嫂自己执意要留在厨房,又是她自己想要来捡肥皂的。

        但在这时候,讲道理有意义吗?

        看着那块孤零零的肥皂,有些郁闷的刘旭顺手捡了起来。

        轰??!

        听到雷鸣,刘旭就以更快的速度洗澡,并在洗完澡穿上干净的短裤后走到玉嫂睡觉那屋前。
    Back to Top
  • 体验“未来之城” 畅想“新区之光” 2019-01-10
  • 大观园举办“古琴雅集” 市民感受“古韵端午” 2018-12-31
  • 婆媳矛盾引家庭纠纷 司法调解续亲情促和谐 2018-12-20
  • 崔永元炮轰范冰冰主要是出于嫉妒——艺人要提高警惕以防被“名利”离间了(原创首发)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