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体验“未来之城” 畅想“新区之光” 2019-01-10
  • 大观园举办“古琴雅集” 市民感受“古韵端午” 2018-12-31
  • 婆媳矛盾引家庭纠纷 司法调解续亲情促和谐 2018-12-20
  • 崔永元炮轰范冰冰主要是出于嫉妒——艺人要提高警惕以防被“名利”离间了(原创首发) 2018-11-27
  • 当前位置:青海11选五中奖规则 > 都市言情 > 妇科乡医

    青海省十一选五走势图:第二十一集 美丽人生 第三话 关系破裂

        看着放在最上面那条蓝色花纹内裤,刘旭觉得不可能,李燕茹应该不会干这种事。

        走到卫生间前并推开门,刘旭吓了后退了两步,因为什么都没穿的陈甜悠正站在喷头下,身上的泡沫还随着浴水慢慢往下流。

        加上卫生间里迷雾云绕,陈甜悠身材又好得有些离谱,所以刘旭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旭哥,快进来哦,别让人看到了?!?br />
        在陈甜悠的召唤下,刘旭立马走进去并将门反锁。

        看着陈甜悠那被浴水滋润得都泛着一层红光的娇躯,又见三角洲那些许耻毛都贴在玉肤上,刘旭就问道:“是打算跟我一起洗澡吗?”

        “我们都快订婚了,一起洗澡难道不行吗?”吐了吐香舌,陈甜悠继续道,“其实也不算一起洗澡啦,就是想给你搓个背。你为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我也该孝敬孝敬你?!?br />
        “这语气好像晚辈跟长辈说的?!?br />
        “妹妹跟哥哥说的呀?!?br />
        “妹妹跟哥哥其实是一个辈分,你这傻瓜?!苯严碌囊路苯尤釉诮锹浜?,什么也没穿的刘旭走向陈甜悠。

        陈甜悠之前还很淡定,可看到刘旭下面那根已经勃起的rou棒时,她吓得都哆嗦了下,更以为刘旭要对她做非常邪恶的事。

        事实上,她喜欢刘旭对她做邪恶的事,尤其是经历过好几次之后。

        从后面抱住陈甜悠,刘旭问道:“在县城的时候,你有没有想我?”

        “很想很想?!?br />
        吻了下陈甜悠侧脸,刘旭问道:“有多想?”

        抿嘴笑着,眼睛特别亮的陈甜悠道:“就是很想很想呀!”

        “那有没有想得都睡不着?!?br />
        “一开始的两天还真睡不着?!?br />
        “我的魅力这么大???”

        “不是你魅力大,是因为我认床?!编坂托Τ錾?,捂着嘴儿的陈甜悠道,“其实除了认床以外,也有因为想着旭哥你的缘故啦。反正呢,我是希望能每时每刻都呆在你身边。但我也知道,要是我没办法成为一名合格的护士的话,就算你愿意让我留在你身边,我也会成为累赘。所以呢,每当我穿上护士服走进县医院时,我就会变得非常饥渴?!?br />
        在刘旭心里头,“饥渴”两个字基本上都跟性挂钩,所以听到陈甜悠用这个字形容她自己,刘旭震惊得差点软掉,他就忙问道:“你去医院干嘛会饥渴?”

        就算被刘旭调教了非常多次,陈甜悠这妮子还是比较纯真,所以正用浴球擦着身子的她道:“因为我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护士,所以我当然要饥渴啦。就像你刚上学的时候,你看到课本上的内容,你不会饥渴得想把那些内容都消化了吗?”

        被陈甜悠这么一反问,刘旭才知道是他想太多了。

        “旭哥,别用那东西顶人家?!?br />
        故意顶了几下,刘旭问道:“难道你不喜欢吗?”

        “我妈妈知道我跟你在里面,所以要是呆太久,她会胡思乱想的?!彼底?,往前走了两步的陈甜悠道,“旭哥你先把身子淋湿了,然后坐在那塑料凳子上,那是我专门给你准备的?!?br />
        站在喷头下淋湿后,刘旭坐在了塑料凳子上。

        坐下去后,刘旭的视线比陈甜悠的阴部还低不少,所以当他稍微抬头时,他就看到了那两片闭得非常紧的肉缝,两片yin唇显得格外诱人。

        挤了些沐浴露在浴球上,绕到刘旭后面的陈甜悠给刘旭搓背。

        感觉到陈甜悠的温柔,刘旭问道:“你妈妈怎么会同意让你给我搓背的?”

        “因为你为这个家付出很多啊?!?br />
        “那也不可能在人这么多的时候。就算她们知道我们是一对,但要是知道我们光天化日之下肌肤相亲,她们还是会说我们太开放了?!?br />
        “门关着,她们不可能会知道的?!备降搅跣穸?,陈甜悠轻声道,“刚刚我跟我妈妈聊天,我说想给你搓背,她说不行,她说这种事必须结婚后才能做。然后呢,我说我跟旭哥已经分开了快一个星期,要是不做一些亲密的事的话,旭哥很可能会移情别恋。被我这么一威胁啊,我妈妈就同意了?!?br />
        “连妈妈都敢威胁,你还真是个小坏蛋?!?br />
        “还不是为了想跟你亲近一点?!倍自诘厣虾?,笑得非常甜的陈甜悠细心地给刘旭搓背。

        搓完前面,陈甜悠走到刘旭前面,并让刘旭把双腿张开。

        看着那根指着上方的大rou棒,陈甜悠还真有些害怕。这东西她都用过很多次了,为什么还会害怕呢?

        带着这种困惑的想法,陈甜悠跪在了刘旭身前,并一手捏着底端,另一只手则用浴球轻轻擦拭着。

        身为还不算很合格的护士,陈甜悠当然知道这东西有多脆弱,所以她极为温柔地擦拭着,甚至还时不时观察刘旭的表情,她怕弄疼了刘旭。

        这东西确实脆弱,不过一旦让它进去,那它简直像一条神龙,能将女人搞得欲仙欲死。

        见gui头越来越红,陈甜悠忙问道:“这是怎么了,就像被烤了一样?”

        “它激动了?!?br />
        “洗个澡就激动成这样子,要是我用嘴巴吸,那它岂不是要冒火了???”

        “试一下?!?br />
        “才不要?!蓖铝送孪闵?,陈甜悠问道,“便便的地方要我给你洗吗?”

        “不用,我怕被你爆了?!?br />
        “我才不会干那么恶心的事呢?!编坂托Τ錾?,雪峰摇颤个不停的陈甜悠开始擦拭着刘旭的腿部。

        将刘旭全身都搓了一遍后,腰都有点儿算的陈甜悠站了起来,并伸了个懒腰。

        看着陈甜悠那天真无邪的模样,刘旭就很想发泄一下。除了被陈甜悠勾得心痒痒外,刘旭最想跟陈甜悠亲近的原因还是因为李燕茹。李燕茹知道他跟陈甜悠在卫生间里洗澡,所以要是很久都不出去的话,李燕茹绝对会来听个究竟。

        要是让李燕茹知道卫生间内正在进行着一场轰轰烈烈的战争,李燕茹岂不是会激动得想要加入?

        站起身后,刘旭道:“悠悠,你转过去?!?br />
        吐了吐香舌,陈甜悠道:“不做那种事?!?br />
        “现在气氛这么的好,不做的话岂不是太浪费了?”说着,身上还都是泡沫的刘旭一把抱住陈甜悠,并握住了陈甜悠那滑溜得不行的nǎi子。

        “唔……”

        陈甜悠本来是可以拒绝的,可受到刺激后,她根本拒绝不了,更何况她的嘴巴已经被刘旭封住,她那香舌还被刘旭吮吸着。

        此时,李燕茹正从客厅走向厨房。

        之前跟女儿聊天的时候,李燕茹就有交代过。就算她的宝贝女儿要给刘旭搓背,那也不能在卫生间里乱来。她给出的理由是很可能会被李晓她们几个听到。

        因为刘旭跟她女儿已经在卫生间里待了十五分钟,担心他们在胡来的李燕茹才要去看一下。

        李晓的房间就在卫生间隔壁,加上李晓有些尿急,所以她先李燕茹一步走到了卫生间前。

        拧了下门把,见门锁着,意识到里面有人的李晓走开了。

        以为李燕茹要去上厕所,李晓道:“燕茹阿姨,里头有人?!?br />
        “嗯,我知道了?!?br />
        李晓说话声不大,但刘旭还是听到了,所以他沿着陈甜悠腹部慢慢往下亲。让陈甜悠单脚踩在他肩上后,他就极为娴熟地刺激着陈甜悠那香喷喷的地带,并吮吸着那两片不算肥厚的yin唇。

        同时,刘旭还腾出一只手握住陈甜悠的nǎi子揉着。

        陈甜悠知道妈妈就在外头,所以她不想发出呻吟。

        可面对刘旭的刺激,陈甜悠怎么可能不发出?

        更何况,明明就是想让李燕茹听到的刘旭已经让中指深入xiāo穴,并以极快的速度进抽动着。

        “唔……唔……旭哥……不要……不要舔……你要的话……我晚上再给你……噢……”

        “你难道不舒服吗?”

        “我舒服……但……但我妈妈……噢……”

        “放心,她没有在外面,她早就走了?!?br />
        刘旭知道李燕茹在外头,他这么说完全是在安抚陈甜悠。

        陈甜悠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在外面,但有一点她很清楚。就是卫生间的门没什么隔音效果,所以要是有人走近厨房,那很可能就会听到她的叫声。哪怕家里头只有女人,陈甜悠还是会很不好意思。

        事实上,李燕茹就站在门前。

        听着女儿的呻吟,仿佛置身在火坑中的李燕茹热得不行。要不是外面还有人,李燕茹或许已经开始摸自己,并幻想着身处卫生间内的是她。

        李燕茹也知道这种假想很邪恶,但每次她都控制不了自己的脑袋,尤其是在看了那些影片之后。

        听着里头发出的声音,李燕茹不仅身体发热,她眉头还皱得非常紧。她正在做着非常激烈的思想挣扎,也就是到底要不要移步。

        在门外听女儿跟刘旭欢乐本来就不是母亲该干的事,所以做了一番挣扎后,李燕茹迈开了步伐。

        可她刚迈出两步,她整个人就被定住,因为她突然听到了那好像很疼的叫声。

        作为人母,李燕茹当然知道那过于高亢的叫声意味着什么。

        意识到刘旭的rou棒已经进入了她女儿的xiāo穴里,现在更是用rou棒插着她女儿,她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步伐。她是想走出去,可听到女儿那变得越来越明显的呻吟,呻吟中还夹带着身体撞击声,李燕茹就走不出去。

        更加可怕的是,就算她没有摸自己的身体,她还是感觉到了有温热的液体缓缓流出,并弄湿了她的内裤。

        就在这时,李晓又从房间走去。

        看着李燕茹,李晓问道:“卫生间里的人还没有出来吗?”

        “没?!鞭限蔚匦α诵?,李燕茹道,“估计没有这么快?!?br />
        李晓还想问是不是有人闹肚子了,可她嘴巴刚张开,她就被陈甜悠那妮子的叫声弄得都说不出话来。陈甜悠一个人当然不会在卫生间里乱叫,所以李晓知道刘旭也在里面。

        大白天的,大家又都在家里头,刘旭怎么能这样?

        李晓这么抱怨最重要的原因是,要是他们两个再不结束,估计她都得尿裤子了。

        虽说憋尿能让女人的yin道变得更紧,但李晓没有做过爱,本来就很紧,所以这种无意义的行为根本就不适合她。

        “燕茹阿姨,他们开始多久了?”

        李燕茹觉得跟李晓谈这话题有些邪恶,但因为李晓在这个家住了很久,李燕茹很大程度上将李晓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所以她轻声道:“正式开始才两三分钟?!?br />
        “那岂不是要等半个小时了?”

        李燕茹还想安抚李晓,可当她听到李晓说出如此精准的时间时,她吓了一跳,李晓怎么会知道得怎么清楚?

        想到李晓是刘旭特意聘请来的护士,两个人这段时间又走得很近,李燕茹倒是有些担心了。

        听着女儿的叫声,李燕茹问道:“你怎么知道要半个小时的?”

        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李晓忙解释道:“悠悠跟我说的?!?br />
        松了口气后,李燕茹道:“他们没有这么快,你只能到外头方便了。不过外头很不安全,要不我找个水盆给你,你直接撒在水盆里吧?!?br />
        “不用,我直接到后院撒就可以了?!彼蛋?,已经快憋不住的李晓迅速往后院走去。

        后院是李燕茹专门拿来养鸡的,离墙较近的位置有一条水沟,那条水沟最大的作用就是将母鸡排的便全部冲走,所以现在成了李晓撒尿的位置。

        拿开门前的遮挡板并走进去后,李晓道:“燕茹阿姨,你去忙你的,要不然我会不好意思的?!?br />
        “我不会看的,呵呵?!?br />
        都是女人,就算在一旁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更何况,李晓是护士,她认为拉撒这种行为就跟吃喝差不多,没什么羞人的。

        赶开那些围过来的母鸡并走到墙壁前,李晓并没有立马脱裤子,而是戒备地往左右看了下。

        后院左右和前面都是水泥墙,完全可以排除被偷窥的可能性,但多看几眼还是没错的。在确定非常安全,并确定家里唯一的男性没有这么快完事,李晓这才脱下牛仔裤跟内裤并蹲了下去。

        水沟紧贴着墙壁,加上女人尿尿的时候都比较分散,所以当一开始的一道尿液洒进水沟后,速度变得越来越慢的尿液就洒在了水沟前。

        就算没有全部洒进水沟,李晓也不担心,反正待会儿用水管冲一下就可以了。

        因为李燕茹经常要冲洗后院,所以后院的水龙头接了一条水管。每当李燕茹要清洗时,她只要拧开水龙头,拿着水管走一圈,将粪便都冲进水沟就好。

        尿完后,意识到自己没有带纸,李晓有些郁闷。

        平时尿尿都是在卫生间,卫生间里又有纸巾。

        往后看了眼,确定李燕茹没有看过来,李晓甩了甩屁股,并用手抹了下肉缝。

        连续抹了几下,李晓这才抹干净,随后她用一只手将内裤跟牛仔裤拉了起来。

        拧开水龙头并洗个手后,李晓拿着水管冲了冲刚刚尿尿的地方,随后才走出后院。

        见李燕茹一直站在卫生间前,脸蛋还有些红,李晓眉头皱了起来??吹嚼钛嗳隳巧袂?,李晓都怀疑已经是寡妇的李燕茹寂寞得想要跟刘旭做爱。

        不管谁主动谁被动,最后受伤的只会是陈甜悠。

        所以,李晓还是得找个时间跟刘旭好好谈一谈。

        要是做不通刘旭的思想工作,李晓只能将重心放在陈甜悠身上了。

        难道,李晓要让陈甜悠接受刘旭可能要上了她妈妈的事实?

        好邪恶??!

        暗暗感慨着,什么话也没说的李晓回了房间。

        这会儿,李燕茹的呼吸非常急促,简直就像有一只手握住她的心脏。她的身体更是达到了只有自慰时才有的热度。而且,就算她站着一动不动,她下面还是流出了yin水。

        要不是担心李晓、许静、许滢或者是女屠夫突然走进来,李燕茹很可能已经将手指进入空虚之地了。

        咽下口水,李燕茹的手落在了小腹上。

        意识到自己想做什么,李燕茹急忙拿开手,并紧皱眉头地盯着地面。

        李燕茹做着思想挣扎之际,她女儿正两只手撑着墙壁,小蛮腰则被刘旭抓着,刘旭那根大rou棒更是在陈甜悠那非常紧的xiāo穴内抽插着。

        因为两个人的身体都非常湿,所以撞击声比平时明显得多,陈甜悠那紧致的秀臀更是不断荡漾着臀浪。

        俯下身吻了下陈甜悠背部,刘旭道:“悠悠,你妈妈很可能就在外面偷听?!?br />
        陈甜悠也知道有这种可能性,但她还是不认为妈妈会这样子,所以她就道:“不会的?!?br />
        “这么肯定?”

        “嗯?!?br />
        听到陈甜悠的回答,刘旭小声道:“你现在慢慢往门那边移,我会跟着你一块移,然后你把门打开一点点,看你妈妈到底有没有在偷听。要是她有在偷听的话,你就问她为什么偷听。要是她没有在偷听的话,下午我所有的时间都给你,你想去哪里我都带你去?!?br />
        要不是刘旭加了筹码,陈甜悠或许还不会答应。

        自从陈甜悠去县医院实习后,她跟刘旭单独相处的时间就比较少。准确来说,就算陈甜悠没有去实习,她跟刘旭单独相处的时间也不多。

        所以在刘旭的诱惑下,点了点头的陈甜悠慢慢往门那边走去。

        因为刘旭的rou棒还在xiāo穴里,还在抽插着,所以陈甜悠还是会时不时叫出声,偶尔还会因为花心被顶到而停下了脚步。

        明明就是几步路的事,陈甜悠却走了好一会儿。

        单手压在门旁,陈甜悠拧开门把并拉开些许。

        李燕茹没有盯着卫生间,她只是静静看着地面并听着声音,所以就算门拉开了些许,她也没有注意到,她只是觉得女儿的叫声变得更大,甚至就像是在她耳边。

        陈甜悠其实只想拉开一点儿,可因为刘旭突然往后退了半步,被刘旭抓着小蛮腰的陈甜悠自然也跟着往后退,所以门就拉得更开。

        听到声响,李燕茹扭过头。

        透过十厘米宽的门缝,李燕茹看到微微弯着腰的女儿,更看到女儿那两颗沾着泡沫的nǎi子正像拨浪鼓般摇晃着,她还看到了女儿那娇小的身躯正随着刘旭的冲刺剧烈摇晃着。

        互相对视一眼后,母女俩脸都变得更加的红,刘旭更感觉到陈甜悠的yin道突然缩紧,夹得他都差点射出来。

        看着妈妈,陈甜悠问道:“你为什么要偷听呢?”

        被女儿这么一问,李燕茹顿时哑口无言了,所以什么话也没说的她立马往外走。

        见得手了,刘旭顺手将门关上,并将陈甜悠压在门上干,并在努力了五分钟后猛地退出,随后jing液就喷在了陈甜悠那因为丢了两次而铺上一层粉霞的nǎi子上。

        陈甜悠现在真的非常累,所以靠着门的她慢慢坐了下去。

        看着坐在地上且两腿分得非??某绿鹩?,大口喘着气的刘旭问道:“舒服吗?”

        说不出话的陈甜悠点了点头。

        休息片刻,又依偎着站在喷头下冲了下身子后,陈甜悠帮刘旭擦身子。

        刘旭站在一旁穿衣服之际,陈甜悠拿着浴巾擦身子。

        之前内裤是叠着的,刘旭以为是蓝色花纹内裤,可当刘旭展开内裤,看到正面竟然是一只蓝的大象,而且鼻子非常的长,刘旭就震惊了。

        他忙问道:“你是希望我的变得像大象那样子吗?”

        看着还拿着卡通内裤的刘旭,眯眼笑着的陈甜悠道:“旭哥,你不觉得这内裤很可爱吗?”

        “是很可爱,但为什么是大象,而不是皮卡丘或者哈利波特?”

        “大象更可爱??!”

        对于陈甜悠这理由,刘旭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穿卡通内裤会被人笑话,但刘旭现在又不得不穿,所以在陈甜悠的注视下,一脸黑线的刘旭就穿上了卡通内裤。

        待刘旭穿好后,戴上奶罩的陈甜悠背对着刘旭。

        帮陈甜悠扣好扣子后,刘旭问道:“最近有没有变大?”

        “文胸紧了些,估计是大了一点,但还不是很明显?!闭箍氯雇砩咸?,陈甜悠问道,“你觉得我的胸什么时候能像我妈妈那么的大呢?”

        “估计得等你怀孕?!?br />
        “那刚刚旭哥你就不应该射在我身上,应该直接射在里面的?!?br />
        从后面抱住陈甜悠,刘旭道:“悠悠,你才十八岁,这时候怀宝宝不好。等你二十一二岁了,我就会立马让你怀上宝宝。到时候啊,你的胸绝对比你妈妈的还来得大?!?br />
        “我知道旭哥喜欢胸大的女人,所以我要尽量变得大一点?!?br />
        “其实不管你胸大不大,我都喜欢,我最在意的还是相处会不会融洽?!?br />
        “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希望我的胸变大?!?br />
        在卫生间内聊了片刻,陈甜悠打开了门。

        在确定厨房里没人,仿佛在做贼的陈甜悠溜了出去,随后大摇大摆地往客厅走去。

        见妈妈没有在客厅,陈甜悠就径直往妈妈的房间走去。

        推开虚掩着的房门,见妈妈正呆呆地坐在床边,陈甜悠走了过去。

        李燕茹思绪非常的乱,脑海里都是女儿被刘旭干得娇躯乱颤的一幕,所以就算女儿已经走了进来,李燕茹还是没有察觉,她脑海里甚至还出现了刘旭的rou棒进入她女儿xiāo穴的特写。

        似乎,还有yin水往外喷。

        站在妈妈身前,见妈妈动也没动,陈甜悠问道:“我刚刚吓到你了吗?”

        回过神并抬起头,见女儿眼神像清泉般的透彻,李燕茹拉着女儿的手坐在一旁,并问道:“悠悠,刚刚你怎么会问妈妈那种问题?”

        “是旭哥让我问的?!倍倭硕?,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陈甜悠补充道,“刚刚我跟他在卫生间里打赌,说如果你在外头,我就要问这个问题。要是你没有在啊,他下午就归我调遣。哎!可惜,妈妈真的在外头。对了,妈妈,你应该不是在偷听吧?”

        答案是肯定的。

        但,李燕茹不能这么对女儿说,她可不想让女儿知道她经常将刘旭当成性幻想对象。

        笑了笑,露出迷人笑容的李燕茹道:“你说要给旭子搓背之前,我不就和你说过了吗?搓背可以,毕竟旭子帮我们母女俩解决了很多麻烦。但是,妈妈也嘱咐过了,你跟旭子绝对不能在里头乱来。你看看你,真的就跟他在里头乱来了?!?br />
        扁了扁嘴,陈甜悠道:“妈妈,这种事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我都跟旭哥说过不能那样子的,可他又说好久没有那个。然后啊,我力气那么的小,他稍微用点力,我就没法子了?!?br />
        “我知道你反抗不了,但白日宣淫总是不好的?!泵排氖直?,叹了口气的李燕茹继续道,“为了不让你们的事被其他人知道,妈妈就一直守在外头。所以呢,妈妈不是在偷听,妈妈是想?;つ忝橇礁龅拿?。虽说你们很快就要订婚,但只要你们没有结婚,你们都得检点一点,其实妈妈说的检点不是不让你们做那种事,是让你们要注意场合。因为啊,妈妈知道你也喜欢做那种事,对不对?”

        被妈妈这么一问,很不好意思的陈甜悠就低下头,轻声道:“第一次跟旭哥做的时候,我就很舒服。后面每次做,我都很舒服,感觉就像当神仙似的?!?br />
        听到女儿这话,李燕茹的yin道收缩了下,止不住的yin水流了出来。

        强壮镇定,李燕茹道:“舒服归舒服,但还是要在确保不被人看到,记住妈妈的话?!?br />
        “嗯呐!”

        第二天傍晚吃过晚饭,陈甜悠搭上了前往县城的加班车。

        刘旭李燕茹有一块送陈甜悠走,所以当李燕茹看着离她视线越来越远的班车时,李燕茹道:“旭子,我女儿已经走了,那我就可以跟你说一些掏心窝子的话了?!?br />
        听到李燕茹这话,刘旭的目光落在了李燕茹身上。

        李燕茹今天穿着一条比较普通的连衣裙,但因为她身段好,胸部又大,所以就算再普通的连衣裙在她身上也会变得不普通,更会将她整个人衬托得非常好看。

        再加上风有点儿大,李燕茹那头长发都被吹乱,所以看着时不时撩开遮面发丝的李燕茹,刘旭对她的好感值噌噌噌往上升。

        站在李燕茹左边帮她挡风后,刘旭问道:“燕茹阿姨是想跟我聊订婚的事吗?”

        “订婚是小事?!笨醋旁渡?,李燕茹道,“我想你应该还没有忘记昨天在我家发生的事吧?”

        “哪件事?”

        李燕茹明知道刘旭是在装大头蒜,但她还是极为耐心道:“昨天在我女儿的一再要求下,我才默许她帮你搓背。毕竟你们快要订婚,搓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你竟然违背了她的意思,跟她在卫生间里乱来。旭子,你可知道昨天有多少个人在家里头吗?要是她们将这事传出去,你觉得我跟悠悠还有脸在村里呆着吗?”

        李燕茹这明显是则被的语气,不过刘旭并不在意。

        尽管不在意,张业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分,所以皱紧眉头跟李燕茹一块望着高山,显得有些惆怅的刘旭道:“燕茹阿姨,你是过来人,有些话我就不遮遮掩掩的了。我跟悠悠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我们的感情很好,她还很喜欢粘着我。甚至呢,为了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她还甘愿一个人跑到县医院实习。因为一周才见一次面,所以当我跟她一块呆在卫生间里,她又什么都没穿,而且还用浴球擦着我那根时,我就完全没办法忍得住。抱歉?!?br />
        “我在意的不是这个,我在意的是你为什么跟她打那种赌?”两手交叉在胸前,李燕茹瞪着刘旭,“你明明知道我在外面,你却让悠悠把门打开。最过分的是,你竟然当着我面干……干,真是气死我了!”

        说罢,双手一甩的李燕茹往石子路走去。

        见李燕茹真的生气了,刘旭忙跟在后面,并道:“燕茹阿姨,那天是我脑壳被门夹坏了,我在这里跟你道歉,你别生我的气,成不?”

        加快步伐,连头也没有回的李燕茹道:“你是帮过我家很多忙,甚至还救了我跟我女儿的命,但这并不表示你就可以在我家里乱来。旭子,对于你做的很多事情,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要是我较真起来,你八成已经不能再踏进我家了?!?br />
        “燕茹阿姨,我知错了,以后我不会再这样子了?!?br />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跟我女儿打那种赌,是不是纯粹想让我难堪?”

        “我可以说实话吗?”

        “废话!”

        “要说废话?”

        被刘旭这么一反问,李燕茹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气也消了不少,但她还是装作很生气,道:“说实话?!?br />
        “实话就是我想让燕茹阿姨看到我跟悠悠做爱,这样你可能也会……也会……也会想加入?!?br />
        听到刘旭这回答,李燕茹胸口像是被一块巨石压着,让她都喘不过气来。

        刘旭这话明显是想同时玩她们母女俩,这是一种非常邪恶甚至与道德不相容的想法??晌裁吹崩钛嗳闾降氖焙?,她并不觉得邪恶,甚至心跳还加快了?

        因为,李燕茹最近每天晚上几乎都在看,母女俩都被同一个男人上了的电影。

        每次看的时候,李燕茹会将电影里的妈妈假想成是她,将电影里的女儿假想成她女儿。至于里面那个坐拥母女的男主角,李燕茹当然是假想成刘旭。

        所以当李燕茹听到刘旭这话,李燕茹仿佛置身于电影之中。

        而且,昨天卫生间门被拉开的一幕也跟电影里的一个镜头有些相像。

        只不过,看到女儿被刘旭蹂躏后,李燕茹并没有跑到房间自慰。

        要是她自慰了,那就真的跟电影情节一样了。

        之前李燕茹还在怪刘旭,可现在她倒是有些怪自己了。

        她怪自己经??茨敲床唤】档牡缬?,她怪自己没有及时转身给刘旭一巴掌,她更怪自己越来越堕入性的洪流之中,她还怪自己独守空床的时候,经常拿着那从检查室偷来的自慰器插自己。

        总之,因为刘旭那句话,李燕茹突然觉得真正做错的是她。

        想着想着,李燕茹眉头都皱了起来,视线都被泪水蒙住了。

        石子路可没有水泥路来得好走,加上李燕茹视线模糊,所以她不小心被石头绊到,整个人都往前扑去。

        要是让李燕茹正面扑下去,她绝对会受伤。

        就在李燕茹以为自己要完蛋之际,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突然搂住了她的腰部。

        搂住李燕茹腰部后,刘旭猛地一扯。

        整个人靠向刘旭后,李燕茹还想推开,可因为重心不稳,还没有来得及推的她扑进了刘旭怀里,那两颗过于雄伟的巨乳还压在了刘旭结实的胸膛上。

        更让李燕茹惊慌失措的是,因为她跟刘旭面对面,所以他们两个的脸几乎碰在一块,她更能感觉到刘旭的气息正不断喷在她脸上。

        咕噜~~

        听到一声极为明显的吞口水声,又感觉到有个东西正顶在她小腹上,而且好像还是活的,李燕茹就意识到了什么。

        担心做错事,李燕茹使出浑身力气推开刘旭,并拎着裙摆往家的方向跑去。

        当刘旭跑到李燕茹家门前时,门已经被李燕茹关上。

        刘旭还想用钥匙打开门,可听到门栓的声音,他打消了念头,就静静站在门前看着。

        之前抱着李燕茹的时候,刘旭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爱的春天里,他甚至还想吻住李燕茹的唇瓣??闪跣窕姑焕吹眉靶卸?,李燕茹已经挣脱了。

        刘旭当然知道李燕茹这是跨不过心里的那道坎,但刘旭真的希望李燕茹能跨过去。

        要是跨过去了,他不仅能跟李燕茹过起夫妻生活,甚至还能让李燕茹说服她女儿,然后在同一张床上跟她们恩爱。

        “旭子,我知道你在外头,你赶紧回去吧。从今天开始,只要我女儿没有回来,你都不许跨进我家门?!?br />
        听到李燕茹这话,刘旭当然有些失落,但他又有些高兴。

        要是身为妈妈的李燕茹不在意女儿的幸福,而是单纯地追求快乐,那李燕茹根本不配当妈妈。

        所以对于慈母般的李燕茹,刘旭当然更想得到。

        因为,刘旭或多或少能从李燕茹身上看到玉嫂的影子,当然都是对他人的关爱这方面。

        想到为了女儿的幸福而甘愿忍受寂寞的李燕茹就站在门的另一侧,刘旭还真希望门能打开,并将这个寂寞的人母抱在怀里,寄予她更多的关爱。

        可惜,门被拴住了。

        就在这时,听到上方传来声响的刘旭抬起了头。

        看到大前天回来的张娥正站在二楼窗前,刘旭就知道了张娥要说什么。

        张娥还没说出口,刘旭摇了摇头。

        张娥还想下去给刘旭开门,并让刘旭跟李燕茹当面聊一聊,但既然刘旭摇头了,张娥没有做声,就站在窗前静静看着,她倒是想看一看这个风流多情的主人到底如何搞定李燕茹。

        “旭子,你走了吗?”

        “没?!?br />
        “赶紧回去,再晚点天就完全黑了?!?br />
        “我经常八九点才回去的?!倍倭硕?,两手插在口袋里的刘旭继续道,“燕茹阿姨,估计是我刚刚说的话有些过分,我在这里跟你道歉。但我知道,就算我跟你道歉,你也不可能让我进去?;蛐?,真的只有悠悠回来的时候,我才能进这个家门。这也是无奈之举吧,毕竟你担心会发生我们两个都控制不了的事。燕茹阿姨,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br />
        张娥本以为刘旭会想个办法进去,没想到刘旭竟然选择离开。

        看着骑上摩托车离去的刘旭,张娥眉头皱了起来。

        看来,她还是不了解这个曾经是敌人的主人。

        李晓本来是跟表姐在房间里聊天,听到李燕茹的说话声后,她走出了房间。

        见李燕茹正靠在门上,脸上还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走上前的李晓忙问道:“燕茹阿姨,旭子欺负你了吗?”

        “没?!辈恋粞劢堑睦崴?,李燕茹笑道,“她哪里敢欺负我???要是她欺负我,我就不让他娶我女儿了。好啦,好啦,没事啦,只是不希望跟悠悠分开而已。你赶紧回屋里去,今天风有点儿大,吹得人眼睛酸酸的?!?br />
        说完后,李燕茹又擦了擦眼角。

        李晓还想说话,但她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李晓当然知道李燕茹之所以流泪是因为刘旭,可她不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事。

        要是刘旭强迫李燕茹做什么的话,李晓绝对会给刘旭点颜色瞧瞧!

        让李燕茹早点休息后,李晓回了房间。

        李晓一走进来,正靠在床头玩着头发的雷小秋问道:“出什么事了?”

        “希望不是因为感情的事?!彼柿怂始绨?,坐在床边的李晓叹着气问道,“小秋姐,你觉得刘旭有魅力吗?”

        李晓这话明显是问错了对象??!

        要是刘旭没有魅力,雷小秋怎么会心甘情愿被刘旭上,又怎么会在不需要任何名分的前提下跟刘旭胡来?

        尽管如此,雷小秋还是得站在普通朋友的角度说话,所以她道:“我感觉他人挺好的。至于魅力这东西嘛,因人而异。所以呀,就算我说刘旭魅力很大,其他女人可能就不这么认为了?!?br />
        “那倒是?!毖鎏稍诖采?,李晓盯着表姐那两颗过于硕大的巨乳,她甚至觉得表姐的睡衣都快要被巨乳撑破了。

        看着布料上那非常明显的凸点,翻了个身的李晓站了起来,并自上而下盯着她表姐的巨乳。

        雷小秋领口不算低,但因为她的巨乳很大,所以当李晓自上而下看的时候,她看到两颗将睡衣撑得非常紧绷的大肉弹,她更觉得中间那条深沟完全可以夹住男人那根。

        昂起头看着李晓,雷小秋问道:“干嘛站着?”

        “欣赏表姐?!?br />
        知道李晓在看哪儿,雷小秋两只手压在领口上,并道:“都是女人,你自己不是有吗?”

        雷小秋刚刚说完,李晓拉开领口看了下,并尴尬道:“表姐的更大,看起来更过瘾。表姐,你站起来一下?!?br />
        雷小秋不知道李晓要干什么,但因为她们两个感情比亲姐妹还好,所以雷小秋站了起来。

        雷小秋站起来后,李晓上下跳了好几下,并道:“你也来一下?!?br />
        雷小秋不知道这是李晓设下的陷阱,所以她原地跳了好几下。

        当雷小秋跳动的时候,她那两颗圆润丰满的大肉弹就随之剧烈晃动着,就算她停了下来,大肉弹还是在摇晃。哪怕穿着衣服,那种荡漾程度还是让李晓咋舌,她怎么也没想到g杯奶摇晃起来竟然如此养眼!

        连身为女人的她都觉得养眼,那要是让刘旭站在一旁看,刘旭岂不是会直接将她表姐给扑倒?

        “干嘛要跳?”

        “运动能带来健康?!被Eズ?,李晓躺了下去。

        这会儿,李燕茹正站在天台。

        房间里没什么风,会让李燕茹有种闷在大夏天里的感觉,所以胸口有些闷的她跑到天台吹风。今天风确实有些大,有下暴雨的征兆,但李燕茹全然不管,反正她希望风再来得猛烈一点,将她的烦恼全部都吹走。

        一开始,李燕茹还会撩开遮住面庞的发丝,重复好几次后,她干脆不管了。

        静静站在风中,李燕茹想着越陷越深的自己该怎么办。

        站了足足半个小时,李燕茹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加上夜空突然降下漂泊大雨,李燕茹急忙退到了楼梯口。不过在楼梯口站了一分钟,李燕茹就做了一个非常惊人的举动,那就是站在了暴雨之下。

        只是一瞬间,李燕茹的衣服被弄得全湿。

        因为李燕茹穿的是连衣裙,所以变得半透明的布料都贴在了李燕茹身上,更是显出了奶罩和内裤的轮廓。

        一阵狂风吹来,李燕茹的裙摆直接被刮了起来,一条白色内裤呈现在了黑夜之中。
    Back to Top
  • 体验“未来之城” 畅想“新区之光” 2019-01-10
  • 大观园举办“古琴雅集” 市民感受“古韵端午” 2018-12-31
  • 婆媳矛盾引家庭纠纷 司法调解续亲情促和谐 2018-12-20
  • 崔永元炮轰范冰冰主要是出于嫉妒——艺人要提高警惕以防被“名利”离间了(原创首发)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