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体验“未来之城” 畅想“新区之光” 2019-01-10
  • 大观园举办“古琴雅集” 市民感受“古韵端午” 2018-12-31
  • 婆媳矛盾引家庭纠纷 司法调解续亲情促和谐 2018-12-20
  • 崔永元炮轰范冰冰主要是出于嫉妒——艺人要提高警惕以防被“名利”离间了(原创首发) 2018-11-27
  • 当前位置:青海11选五中奖规则 > 都市言情 > 妇科乡医

    11选5免费计划软件:第二十集 母女同寝 第六话 未来展望

        看着娇喘不已的女儿,怕女儿拒绝的陈寡妇道:“你刚刚不是说旭子不需要准备吗?其实最该准备的就是他啦。要是他不把你弄得湿湿的,你待会儿一定会很疼。如果非常非常的湿,那就不会那么疼了。至于你呢,就像妈妈刚刚说的,你放松就好?!?br />
        “妈妈你别……唔……别说了?!苯艚糇プ疟坏?,眼神晃动的苏素素道,“你说得越多,我反而就越紧张。现在呢,你……唔……旭哥轻点……别吸得这么用力?!?br />
        “我只是想让你舒舒服服的?!彼底?,刘旭脱下了苏素素最后一件遮羞布。

        看着苏素素那没有长一根毛的阴部,刘旭知道自己猜的没错,苏素素确实得到了她妈妈的遗传,也是天生的白虎。

        跟她妈妈那儿起不来,苏素素的yin唇没有那么的厚,也不是很凸出,看上去就像一个裂开些许的花苞。加上花苞之上微微隆起的地方没有一根毛,所以整体看上去极为圣洁。

        看到如此圣洁的地带,刘旭都舍不得去破坏??伤?,要是今晚不破坏的话,以后可能都不会有机会。所以呢,没有再犹豫的刘旭再次张开了嘴巴,并让舌头沿着那湿的不行的肉缝上下滑动着。

        每当那充了血的yin蒂被刘旭舌尖碰到,苏素素就会发出呻吟。

        苏素素也不是发出来,可这是身体本能,她根本阻止不了。

        而且呢,她现在其实挺高兴的,因为她总算体会到了女人被男人舔下面时候的感觉。所以除了时不时发出呻吟外,杏眼微闭的苏素素还尽情去感受。她要记住这种感觉,这样她下次写作的时候就能游刃有余,也能让读者看得心潮澎湃。

        五分钟后,确定已经准备妥当的张业拿了枕头,并道:“素素,把屁股翘起来?!?br />
        “不?!?br />
        “那你就趴着好了?!?br />
        “我才不要趴着呢,像狗狗似的?!编洁?,翘起屁股的苏素素继续道,“那是我妈妈才喜欢的姿势,我才不喜欢呢?!?br />
        顺利将枕头垫在苏素素翘臀下,让苏素素那圣地变高后,刘旭就跪在了苏素素身前并往前挪了两步。将苏素素双腿压得更开后,看着那闪着光辉的圣地,见那裂开些许的肉缝粉红异常,刘旭真是喜欢得不得了。

        跟陈寡妇比起来,苏素素的阴部更加粉红,肉缝也更窄,所以会显得非常的圣洁。但陈寡妇的阴部更饱满,yin唇也比较肥厚,所以会更成熟诱人。

        总之,她们母女俩的圣地各有特色,都让刘旭流连忘返。

        看着刘旭那根粗长的rou棒,苏素素道:“旭哥,要不换个时间?”

        顶住xiāo穴口后,刘旭道:“放松点?!?br />
        “我觉得换个时间更好啊?!?br />
        看着眨着大眼睛的苏素素,刘旭都有些无奈。他当然知道苏素素是怕疼,但第一次难免会有些疼。不过话说回来,苏素素下面湿得就跟水潭似的,理论上是不会疼。

        眼珠子一转,刘旭当即俯下身跟苏素素接吻。

        接吻很容易让女人意乱情迷,苏素素自然也是如此。所以当刘旭将她的香舌含进嘴里吮吸时,身子都软了的苏素素就开始回应着??删驮谒胍蔽跣衲巧旖谇焕锏氖萆嗤肥?,她突然觉得下面非常胀,胀得她都觉得要裂开。

        她知道刘旭已经进来,她更感觉到了些许疼痛。

        但这疼痛就像蚊子轻轻叮了口,完全在她忍受范围内。

        只是,由于刘旭那根太粗太长,所以一次性贯入,苏素素还是有些受不了。

        苏素素当然不会让刘旭出去,所以她的反应就是娇躯如蛇般扭动着,更是紧紧搂着刘旭,还将脸蛋贴在刘旭结实的胸膛上,并感觉着大rou棒在她体内进出着。

        见女儿都没有喊疼,陈寡妇还真是有些惊讶。

        陈寡妇一开始还以为女儿去县城打工就跟男人乱来,所以才能承受刘旭那根。但看到些许落红滴在了洁白的枕头上,陈寡妇知道女儿是第一次。

        看来,是因为刘旭前戏做得充足,她女儿才不会疼。

        抱紧小鸟依人的苏素素,感觉到苏素素的xiāo穴非常的紧,还不断收缩着,刘旭问道:“会不会疼?”

        “一点儿?!?br />
        “那舒服吗?”

        “哪有那么快???”轻轻捶了下刘旭胸膛,苏素素道,“虽然我是第一次,但有些性知识我还是知道的哦。就比如女人来感觉会比男人迟得多,所以要是男人不给力的话,女人是很难被满足的。要是我没有记错,百分之七十左右的女人都没有达到过高氵朝?!?br />
        “我今晚就让你感受一下?!?br />
        “我知道你行的?!鄙舯湫『?,身体变得更热的苏素素呢喃道,“你都让我妈妈丢了好几次了?!?br />
        看着陈寡妇,刘旭问道:“陈阿姨你说过了?”

        “没啊?!?br />
        没等刘旭发问,苏素素就道:“其实你们每次做的时候我都有听到,然后你跟我妈妈第一次在桔子林时,其实我就躲在一旁看的啦。那天妈妈抓着树干,然后还把屁股翘得非常高,让我看得都很不好意思?!?br />
        “素素你怎么会在偷看?”

        看了眼一脸惊讶的妈妈,苏素素嘟喃道:“那天你本来已经拒绝了旭哥,可后面突然又要跟旭哥单独聊天,我就猜到有问题了。没想到啊,你们竟然是在桔子林做那事。妈妈,你跟旭哥在打野战的时候,你就不怕被人看到吗?”

        “怕啊,但总比在家里好,那时候我还不想让你知道,呵呵?!?br />
        “我其实是关心……唔……旭哥……慢……慢点……不要突然快起来……唔……唔……”

        陈寡妇还想跟女儿聊天的,可因为刘旭突然加快速度,她女儿都说不了完整的话,所以陈寡妇将想要说的话都咽进了肚子,并静静看着正在接受洗礼的女儿。

        她女儿身体比陈甜悠还来得青涩,所以当刘旭以极快的速度冲刺时,她女儿那娇小的身躯前后晃动着,那b杯的nǎi子也发出了阵阵乳浪。但跟她的e杯奶比起来,这点儿乳浪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她女儿的奶头非常粉红,乳晕也很浅,这倒是让陈寡妇很是羡慕。

        吻了下苏素素薄唇,附到苏素素耳边的刘旭小声道:“让你妈妈把衣服都脱了,然后待会儿我会好好的弄她。等我弄她的时候,你就可以问她的感受?!?br />
        “你是个傻瓜?!苯看?,苏素素道,“我现在都被你弄了,我自己就知道感受了?!?br />
        “你不觉得我们冷落了你妈妈吗?其实你可以想办法让你妈妈舒服的?!?br />
        苏素素跟她妈妈相依为命,她当然不想冷落了妈妈,所以刘旭说完后,看着目光温柔的妈妈的苏素素道:“妈妈,你把衣服都脱了,然后让我舔我出生的地方?!?br />
        苏素素说得非常直接,这让陈寡妇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当女儿又重复了一次时,陈寡妇才知道自己耳朵没有问题。

        身为妈妈,陈寡妇怎么能让女儿做那种事?

        所以她笑道:“你们玩着就好,不用管妈妈的?!?br />
        “我要报答妈妈,所以妈妈你快点脱哦?!?br />
        看着一脸潮红的女儿,陈寡妇哪里敢脱。要是只跟刘旭呆在一块,陈寡妇倒是会脱得非常利索??上衷谒唤鲈谝慌?,而且还在享受男女之乐,身为妈妈的她哪里好意思参与其中?

        见妈妈一点动静都没有,身体越来越热,更舒服得不断呻吟的苏素素突然抓住妈妈的脚,并道:“妈妈,我要舔,快让我舔?!?br />
        “哪里是嘘嘘的地方,哪里能舔???”

        “我不管,我就是要舔?!?br />
        “你这孩子,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br />
        “要是……唔……要是你不给我舔,我明天就搬到旭哥家里住,当他的小媳妇?!?br />
        陈寡妇不仅知道女儿这是在开玩笑,更知道女儿是真的想帮她舔??扇门蛩錾牡胤?,陈寡妇还是觉得怪怪的。但看到女儿眼里尽是期待,刘旭眼里尽是鼓励,陈寡妇就缓缓站了起来。

        看着刘旭那根正在快速进出着的大rou棒,喉咙有些干的陈寡妇将两边的吊带拉了下去。吊带睡裙就是靠吊带固定的,所以当吊带被拉下去,轻如蝉翼的睡裙无声地落在了床上。

        如此一来,陈寡妇身上只剩一条内裤。

        抬起头,刘旭还想看一下陈寡妇那羞涩面容,哪知道视线完全被那两颗硕大nǎi子给挡住了。

        陈寡妇穿的是象征着纯洁的白色内裤,可注意到?;ぷ乓醪康奈恢镁谷槐涞冒胪该?,刘旭知道陈寡妇已经流出了不少的yin水,所以他就急忙示意陈寡妇把最后一件遮羞布也脱了。

        看着眼里尽是鼓励的他们两个,羞得不行的陈寡妇脱下了内裤。

        将沾着蜜液的内裤卷成一团并扔在连衣裙上后,陈寡妇跪在了女儿脑袋的两侧。

        还没等陈寡妇坐下去,苏素素的手碰到了陈寡妇的花苞。

        陈寡妇的身体很敏感,所以被女儿轻轻一碰,陈寡妇发出了呻吟。因为她这呻吟是被女儿弄出来的,所以她更加的不好意思。就在陈寡妇想要叫女儿专心一点给刘旭操时,突然有东西侵入了她的xiāo穴,显然是她女儿的手指。

        “素素……唔……不要这样子……唔……妈妈会受不了的……”

        “我要让妈妈给我一起舒服?!?br />
        “傻孩子……噢……你舒服就好……不用管妈妈……”

        “妈妈,我要舔,下来一点?!?br />
        “可别醉了,妈妈的病还没有好呢?!彼底?,已经融入这淫靡气氛的陈寡妇将最柔软的阴部压在了女儿脸上。

        闻到妈妈私地散发出的酒香,又感觉到下面越来越热,不断呻吟的苏素素开始舔着她出生的地方,并将流出来的蜜液统统吃进了肚子里。

        为了让这三人行变得更温馨,刘旭凑过去跟陈寡妇接吻,还揉搓着陈寡妇那弹性十足的两颗nǎi子。

        刘旭干着苏素素,苏素素舔着她妈妈的xiāo穴,她妈妈又跟刘旭舌吻,这一幕实在是其乐融融!

        “唔……”

        “唔……”

        听着她们母女俩的呻吟,刘旭更加勇猛地冲抽插,并握住陈寡妇两颗nǎi子,有些野蛮地捏着,还疯狂吮吸着陈寡妇的香舌,并将汲取到的津液统统都吞进了肚子里。

        在这种气氛的刺激下,苏素素很快就达到了高氵朝。

        今晚是苏素素的第一次,刘旭当然不能再继续下去,所以退出来的他让陈寡妇贴在苏素素身上,随后刘旭就退出那根还沾着些许落红的大rou棒,并狠狠捅进了陈寡妇xiāo穴内。

        “噢!”

        看着妈妈那非常享受的神情,笑得比任何时候都灿烂的苏素素把玩着她妈妈的两颗nǎi子,并感觉到了热乎乎的液体正从她妈妈那儿流出,像雨水般滴在她的小腹上。

        喘息着,苏素素问道:“妈妈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你心里的感受呢?”

        看着眨着明澈双眸的女儿,眯眼笑着的陈寡妇道:“妈妈现在很舒服……唔……咱们的老公好厉害……啊……都快要被弄死了……素素……妈妈好舒服……妈妈好喜欢这样……噢……以后我们要天天给……给……”

        “给旭哥干?!?br />
        “是的?!币丫挪蛔〉某鹿迅狙乖诹伺砩?,并紧紧抱着女儿。

        抓住陈寡妇杨柳腰,又见她们母女俩如何亲密,兴奋不已的刘旭就狠狠冲刺,并将灼热的液体都送了进去。

        喘息着,刘旭趴了下去。

        “喂!我在最下面!你这坏老公给我滚开啦!”

        意识到差点把苏素素压扁了,笑出声的刘旭急忙支起身子。在刘旭退出的那一刹那,陈寡妇还哆嗦了下,些许jing液还流了出来,都滴在了苏素素小腹上。

        感觉到温热,苏素素道:“妈妈,你的药引子流出来了哦?!?br />
        “那是旭子的jing液,我们母女俩当然要一人一半了?!?br />
        “那要不要弄到我里面去呢?”

        “你还小,怀上了可咋办?”吻了下女儿额头后,陈寡妇翻身躺在一旁,并捂住自己那湿得不行的地方。

        休息片刻,他们三个一块去厨房。

        舀了盆热水并拧了把毛巾,陈寡妇就给女儿擦身子。在擦女儿那都有些红肿的yin唇的时候,陈寡妇极为温柔,生怕伤到了女儿??商脚欠⒊龅氖娣胍魇?,陈寡妇都有些无奈。

        给女儿擦干净后,陈寡妇接着给刘旭擦,最后才轮到她自己。

        刘旭偏爱知性女人,就比如陈寡妇这种,所以能得到她们母女俩,刘旭还真是高兴。陈寡妇是知性女人,可苏素素不是,所以刘旭又有些担心以后苏素素会提出诸多过分要求。

        所以,他还得好好调教苏素素才行。

        回到房间,刘旭躺在中间,她们母女俩躺在两侧,都被刘旭搂在怀里。

        因为都没有穿衣服,所以母女俩的nǎi子还压在了刘旭身上。

        分别吻了下她们的脸,刘旭道:“真没想到你们母女俩都能成为我的老婆,还像做梦一样?!?br />
        刘旭刚说完,苏素素掐了下刘旭的大腿。

        尽管很轻,但刘旭还是有些疼。

        看着刘旭那痛苦的神情,长得极为清纯的苏素素笑道:“嘻嘻,知道现在不是在做梦了吧?”

        看着还是有点小恶魔潜质的苏素素,刘旭都有些无奈,所以他道:“今天是咱们三个在一起的第一天,也是第一次一块睡,你好歹也让我发表发表一些唯美一点的感慨。既然你打断了我,那是不是说明你想让我再弄你一次呢?”

        “不能弄了?!彼账厮丶钡?,“刚刚弄的时候是很舒服,可现在有些疼,那儿都肿了。要是老公你再弄我的话,我明天就得去诊所看病。而且哦,要是你敢弄我,我就直接跟悠悠摊牌,看她到底是跟你分手呢,还是跟咱们大被同眠,嘻嘻?!?br />
        刘旭还没说话,陈寡妇教育道:“素素,你已经是旭子的人了,你得站在旭子的角度为他考虑,咋能威胁旭子呢?”

        “哎哟,到底是我跟你亲,还是他跟你亲???”吐了吐香舌,苏素素道,“你女儿的妹妹都被弄肿了,你还替他说话。该不会,妈妈你一点也不在乎我,只在乎会把你搞得一直喷水的旭哥吧?”

        “妈妈当然更关心你啊?!背鹿迅炯泵馐偷?,“只是你已经是旭子的人,有些话确实不应该说的啊?!?br />
        “你就是偏袒旭哥,我决定接下去六个小时都不跟你说话?!?br />
        见女儿转过了身,还要跟她保持沉默六个小时,陈寡妇都担心惹到了女儿,所以她还想说一些苦口婆心的话??闪鲂∈辈痪褪撬跏奔渎??既然是在睡觉,那当然不会说话。

        所以知道女儿并没有生气,陈寡妇倒是松了一口气。

        可她还是有些担心,因为她女儿老是喜欢跟人顶嘴,尤其是跟刘旭。

        三个人沉默之际,摸着陈寡妇香肩的刘旭问道:“你们是不是打算到县城开店?”

        “嗯?!彼踉诹跣窕忱?,倍感安全的陈寡妇道,“我很喜欢经商,所以要是让我在村里头养老啊,我还真过不下去。之前要不是得了怪病,我兴许已经在县城开店了。我现在只想开一个杂货店,随便卖点什么。反正我是一个比较喜欢忙着的女人,太空闲会让我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br />
        “那素素要跟你一块去吗?”

        “我们母女俩都要在一块的?!泵帕跣窠崾档男靥?,陈寡妇微笑道,“所以呀,我当然要把素素带到县城了。但老公你不用担心的啦,反正县城到村里很近,我们母女俩随时可以回来的。要是你太想我们了,我们完全可以……”

        陈寡妇话还没说话,突然转过身的苏素素抢话道:“他哪里会想我们???就算我们不回来,他也无所谓的。妈妈你自己算下,这个坏蛋身边有几个女的?要是他轮那些女的一圈,估计那根都酸得硬不起来,哪里还会想着我们?!?br />
        吻了下苏素素唇瓣,刘旭反问道:“你以为我跟你们在一起就是想着那事???”

        “你好像每次来我家,都是来弄我妈妈的?!?br />
        “那是因为我平时很忙,没办法天天都过来,所以只能是在治病的时候过来一趟?!?br />
        “切!借口一堆!根本不是好男人!”

        “假如我不是好男人,第一次跟你见面的时候,我就把你破了?!?br />
        听到这话,陈寡妇惊诧道:“老公你跟素素第一次见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两人异口同声道。

        “一定有?!?br />
        为了让陈寡妇安心,刘旭就道:“那天我找到了素素住的地方,然后素素刚洗完澡,然后她只裹着浴巾就给我开门了,然后她的浴巾不小心掉了,然后我看到了素素的身体,然后我就有了反应,然后我就想把素素推倒。但我是纯洁高尚的,所以我就很优雅地帮素素捡起了浴巾。素素,我没有说错吧?”

        苏素素还想揭穿刘旭的谎言,但要是揭穿了,她妈妈又会问这问那的,所以她只好道:“嗯,是啊?!?br />
        “素素,那时候你跟旭子根本不认识,你咋能裹着个浴巾就给他开门?”

        “因为他说是你派来的呀?!?br />
        “你这孩子,以后可不能这样了?!?br />
        “行啦,行啦,我记住哦。唔,好困好困,我要睡觉了,你们继续聊。哦,对了,要是兴致来了,你们就到外面去弄,可别把我吵醒了?!?br />
        说完,苏素素更加亲昵地贴在了刘旭身上。

        刘旭不希望她们母女俩去县城开店,一个是怕她们出事,另一个是刘旭不想离她们太远。但作为她们的男人,刘旭不应该束缚她们,应该让她们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才对。

        这时,眼前一亮的刘旭道:“昨天我有跟在咱们村采矿的雷小秋聊,她说她正在跟村委会讨论划地建竹木加工厂的事。建厂不是要很多人手吗?所以要是你闲得慌,我直接让她安排你当副厂长或者营销部主任,这样你就可以不用离开村子,又可以变得很充实?!?br />
        陈寡妇正要说话,她那不安分的女儿插嘴道:“要充实的话,只要旭哥你用那根插就可以了?!?br />
        “你这孩子,睡觉就睡觉,不要插嘴?!?br />
        “不插嘴,那我插什么呢?难道是像刚刚那样把手插进妈妈的小茓吗?”

        被女儿这么一反问,陈寡妇的脸一下红了,身体也热了起来。她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的女儿怎么这么的牙尖嘴利,把她说得都有些不好意思。

        她当然不知道,她这个写那种小说的女儿早已没了节操,已经达到了什么荤话都敢说的地步,而且是面不改色的。

        见她们母女俩都没有说话,刘旭问道:“陈阿姨,考虑得咋样?”

        想了片刻,陈寡妇道:“你说的什么副厂长和主任的,我根本没法子胜任,所以我还是去县城开店得了?!?br />
        “你见过大世面,绝对能胜任。要是你都没办法胜任,村里那些人更没办法。我可跟你说了,这次厂子办起来,领导班子基本上都在村里头选,所以我是希望有个见过世面的人担任要职?!?br />
        “这样啊?!蓖6倭讼?,陈寡妇道,“毕竟是雷小秋出钱办厂,所以你还得问一下她的意见。反正只要能让我过得充实一点,不去县城开店也成的?!?br />
        “嗯,我明儿就找她谈一谈?!?br />
        雷小秋是刘旭的女人,又是刘旭帮雷小秋找到了杀害她爸爸的凶手,所以只要刘旭开口,雷小秋绝对答应。但刘旭还暂时不想让陈寡妇知道雷小秋也是她的女人,否则陈寡妇可能会以为自己是靠关系才加入加工厂领导班子的。

        聊到差不多后,也有些困的刘旭紧拥着她们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来了兴致的刘旭让陈寡妇跪在床上给他干。

        就算苏素素再贪睡,她妈妈叫得那么大声,啪唧声又一声高过一声,她绝对会被吵醒的。所以醒来后,苏素素就侧躺着看着她妈妈那享受的表情,并有些羡慕她妈妈的e杯nǎi子。

        因为呢,她妈妈的nǎi子摇晃起来特别好看。

        要不是苏素素下面还有些肿,刘旭指不定会在苏素素身上泄一泄火。

        弄了半个多小时,刘旭直接将jing液都送进了陈寡妇体内。

        休息片刻,并在陈寡妇家里吃过早餐,刘旭往李燕茹家的方向走去。

        走进李燕茹家里,听到厨房有声音,刘旭加快了步伐。

        见李燕茹、玉嫂、李晓、雷小秋以及张娥正在吃早餐,刘旭坐在了李燕茹给她留着的位置上。尽管已经吃得有些饱,但看到她们相处得这么融洽,刘旭还是接过李燕茹递给他的稀饭,并夹了根腌萝卜到碗里。

        吃过早餐,雷小秋要赶到矿洞去监督。

        戴上安全帽,穿上耐脏的迷彩服后,走出家门的雷小秋被刘旭拦了下来。

        “秋姐,厂子的事怎么样了?”

        “交给村委会的人去弄了,反正我就负责出钱?!?br />
        “那领导班子是由谁确定的?”

        “他们推荐,我再从中筛选,怎么了?”

        “我过些天给你介绍个人,你帮我安排进去。她对营销这一块挺有经验的,所以可以考虑帮她安排在营销部那边。要是可以的话,直接让她管理营销部?!?br />
        “女的?”

        “当然?!?br />
        “你的女人?”

        神秘一笑,刘旭道:“昨晚我把她们母女俩都搞定了?!?br />
        “好夸张!”没有吃醋,而是有些兴奋的雷小秋道,“竟然能把母女俩都搞定。额,等下,该不会是燕茹姐跟悠悠吧?”

        “陈寡妇和她女儿苏素素?!?br />
        “陈寡妇我有见过,是个美人胚子。她女儿我也见过,长得水灵得跟樱桃似的??蠢葱褡幽慊拐媸怯邪旆?,竟然能把母女都搞定。既然是你的女人,那如果有营销部,直接交给她们母女去做就是了。不过我可跟你说,营销的话,估计要经常跟商户喝酒,你觉得她们合适吗?”

        “素素她有其他工作,所以就是她妈妈。然后她妈妈就负责市场规划,谈生意就让她手下的人去?!?br />
        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雷小秋道:“嗯,这倒是成,那我就把这名额留给她了。要是没别的事的话,我就要去做事了?!?br />
        “当然有别的事了?!?br />
        “什么事呢?”

        “操?!?br />
        简简单单一个字,却让雷小秋面颊绯红。要不是急着去矿洞,已经好几天没有跟刘旭恩爱的雷小秋倒是会同意。让不是那种羞答答的女人,所有有需要且环境允许的话,她会直接向刘旭提出,就比如上次刘旭送她去县城买设备,她就直接让刘旭把摩托车骑到偏僻一点的地方,然后直接抓着树干让刘旭从后面进来。

        此时的雷小秋虽然也想要,但刚刚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

        看了下手表,确定得立马赶过去后,雷小秋小声道:“我得去忙,有空再说?!?br />
        “行,那秋姐路上小心点?!?br />
        “你要是想要啊,直接去找她们母女俩,玩母女多带劲?!碧袅颂裘纪?,雷小秋往前走去。

        雷小秋身材辣得有些不可思议,所以看着雷小秋那随着步调微微抖动着的肉臀,仿佛没有吃饱的刘旭咽下了口水。

        这时,走到门口的玉嫂问道:“都没事了吧?”

        “都没事了?!奔裆┟嫔褂行┠芽?,走到玉嫂身前的刘旭问道,“我给你的那些补品,你有没有按照我的吩咐坚持喝?”

        “有的?!?br />
        “可脸色看起来还是很难看?!庇檬直趁讼掠裆┑牧?,刘旭道,“你现在跟我去诊所,我给你挂葡萄糖?!?br />
        “贵吗?”

        “非常便宜,就跟喝一瓶可口可乐差不多?!?br />
        “真的?”

        刘旭知道玉嫂完全不顾自己的身子,只想着省钱,所以被玉嫂问了两次,刘旭都有些无奈。所以他继续游说玉嫂,并让已经穿上护士服并走出来的李晓跟玉嫂说打葡萄糖有多重要。

        在李晓这职业护士的游说下,玉嫂这才同意,所以他们三个往诊所的方向走去。

        三人来到诊所,身为护士的李晓就帮玉嫂扎针,随后还调节了一下输液的流速。

        十点半,点滴才打完,随后去买了些菜的刘旭就载着玉嫂回家,李晓则往李燕茹家走去。

        接下来的几天,刘旭的生活基本上已经回到了正轨。除了每天都会跟不同美女互动外,刘旭基本上就是呆在诊所里。

        最让刘旭耿耿于怀的是,他虽然得到了李燕茹一次,但从那次之后,李燕茹又开始抗拒他。显然,李燕茹是觉得和他发生关系是对女儿的不忠。

        要是能说服陈甜悠,李燕茹绝对会同意一块服侍他,这样刘旭就搞定了两对母女!

        让陈寡妇苏素素母女俩叠在一块干已经让刘旭乐不思蜀,要是让李燕茹陈甜悠叠在一快,估计刘旭会兴奋得整夜搞着她们两个。要是能让两对母女都躺在一块,那真不枉费刘旭来人间走一遭。

        半个月后,大洪村源头片区的路边变得非常热闹。加工厂要建在路边,所以很多村民就在村委会的组织下过来帮忙。加工厂面积在三亩出头,用的都是村民的田地。但在建厂之前,村委会已经跟这些村民做了沟通,并给予相应的补偿。

        当然,补偿款都是雷小秋出的。

        正因为雷小秋建厂是为了提高地方经济,而征用的工人都会是大洪村村民,所以村民都非常感激雷小秋,甚至都将雷小秋当成了恩人。

        当然,也有人非常讨厌雷小秋,就比如因为雷小秋建厂而丢了职务的副书记。

        村民是很感激雷小秋,雷小秋却很感激刘旭。

        要不是刘旭突然出现在她家里,她绝对还是日夜酗酒,然后直接把自己喝死了。当然这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刘旭找到了杀害她爸爸的凶手,并让她再次下定决心开采矿石。

        所以,对于自己现在拥有的资金,雷小秋都认为是刘旭的。她也有跟刘旭说过,只要有需要,她随时可以将存在银行里的上百万元都拿出来给刘旭用。

        到目前为止,刘旭都没有找雷小秋要过钱,但还是找过雷小秋两次。除了谈办厂的事外,刘旭还搞了雷小秋,并让雷小秋爽得都忘乎所以。

        这会儿,穿着棉质长袖和长裤的雷小秋正在工地上走着,刘旭还陪在她身旁。

        考虑到安全问题,雷小秋隔三差五都要来巡查。要是刘旭不忙,她会直接将守在诊所的刘旭也抓来。

        看着那些正在忙碌的村民,雷小秋心情格外的好,她甚至希望厂子能立马盖起来。但按照工头的说法,这厂子盖起来并投入使用至少得四个月的时间,也就是明年三月份前后的事。

        尽管还有的等,但有个盼头总是好的。

        巡查一圈,确定不存在安全隐患,雷小秋这才跟刘旭往出口走去。

        走到路上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的雷小秋道:“明明已经进入冬季了,可还跟秋天似的,没走一段路就热得不行。旭子,你说,今年会下雪不?”

        “瑞雪兆丰年,我当然希望会下雪?!蓖亮瞬炼钔飞系暮顾?,皱了下眉头的刘旭道,“但我总觉得这种可能性很低。要是我没有记错,大洪村已经有七八个年头没有下过大雪了。你看到那边的山头了没?去年只有那山头跟更好的山头有小雪,像这种地势低的地方都没有?!?br />
        “好想堆雪人??!”

        看着雷小秋那充满向往的神情,刘旭道:“堆雪人一点都不好玩,造人才好玩?!?/div>
    Back to Top
  • 体验“未来之城” 畅想“新区之光” 2019-01-10
  • 大观园举办“古琴雅集” 市民感受“古韵端午” 2018-12-31
  • 婆媳矛盾引家庭纠纷 司法调解续亲情促和谐 2018-12-20
  • 崔永元炮轰范冰冰主要是出于嫉妒——艺人要提高警惕以防被“名利”离间了(原创首发) 2018-11-27